当灰婆娘逆袭“官太太”后

当灰婆娘逆袭“官太太”后

她近来越发的脾气坏,已是晚上十点来钟,外面还下着雨,她的好脾气的老公在门口叫了半天,她竟然充耳不闻,邻居们都被吵醒了。

这样的不愉快在这个月已经发生了五六次,仿佛她正在挑战他的忍耐极限,事实上,这的确逼近了他的忍耐极限,他心里冷到极点。

第二天,她终于再次提出了离婚,他无可奈何的同意了,她放弃他们四岁的孩子抚养权。

网赚随笔的图片

他们的婚姻刚刚5年,她当年嫁给他也只是看上了他是一个有个稳定饭碗的人民教师,而老实巴交的他娶她只是被她的几分姿色所迷惑,事实上,她也就只有几分看得过去的姿色而已。

日子是需要柴米油盐来过的,他工作很优秀,把全部的热情都放在班里的几十个学生上面,年年都能交出优异的教学成绩,并不像某些人挖空心思想着升官发财,所以,他本本分分的过着简朴的生活,多年来住在学校教学楼后排的简易教师宿舍。而他的漂亮媳妇却日渐不满,尽管他把她当姑奶奶一样的宠着。

后来,学校里来了一个教育局的领导来视察工作,他和漂亮媳妇热情的款待了这位领导,他的漂亮媳妇在这位年轻有为,志得意满的领导面前既谦逊恭顺,又风情万种,之后,这位年轻的领导经常来这所学校视察慰问。这位领导去年刚死了老婆,孩子刚七八岁。

在这位老实人和漂亮媳妇离婚不到俩月,传来了领导再婚的消息,娶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刚离婚,没带孩子的漂亮的离婚女。她终于过上了理想中的生活,这个丈夫年轻有为,家境优越富足,外人极尽献媚,她觉得这才是真正和她相配的生活,对于现况,她是多么的称心如意。只是这样让她自以为幸福的生活,还是有一种不能填补的失落,她还没有失去一个母亲应该有的良心,热闹过后,她总是会思念那个身上掉下的心头肉,没妈的孩子,日子苦呀。正逢到了孩子生日,她小心翼翼提出了让孩子来他们城里玩一天。那天,他们玩的很开心,她恨不得把这些日子一来亏欠孩子的都一股脑补上。

晚上7点了,她才带着宝宝回家。到了家,她看见新老公的脸拉的长长的,他家的8岁的娇贵公子饿的直叫喊,那孩子一看见她回来,一脸不屑的责问她:“喂——你干嘛不在家做饭?想饿死我们?”她自知理亏的赶紧进厨房,却慌乱中把手切伤,她的高高在上的领导老公,听到她的喊声,看也不看她一眼,此时,她的手在滴血,心在流泪。

把她的宝宝送回前夫不久,没几天,孩子因为想妈妈,上火加感染,突发肺炎,连夜被送到城区医院,因为匆忙,前夫没带钱,也忙不过来,给她打电话,她飞也似得跑去了医院。

在医院把孩子安顿好了,才想起家里的公子哥也没人照顾了,这位领导老公临时到外地开两天会,她于是打电话给邻居,托付邻居给关照两天。一周后,她的孩子基本痊愈了,她接到领导老公的电话,放下电话她脸色难看,百般不舍的离开了孩子,回到了那个能做“官太太”的家。家里冷锅冷灶,一地狼藉。

那个在外人面前彬彬有礼的领导老公此时如凶神恶煞般的注视着她。“这些天你一直不回家,白天照顾孩子,晚上也要一家三口一起?”她刚要解释,被这位领导粗鲁的打断:“我娶回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吃我的喝我的,却把我的孩子扔给外人管?知不知道我的宝贝儿子也感冒了?你个混账玩意!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扇的她眼冒金星,她也几个晚上没合眼了,人已经虚弱的不堪一击了。

“为了和你在一起,我连自己的亲骨肉都舍下,换来的是你这般对我,我总算看清了你!”她硬撑着身体冷冷的回了一句。“你给我滚!哪儿来的滚哪去——!”她的刚刚蜜月度过的乘龙快婿向她发出了狮子般的吼声。

他们离婚了为期不到两个月的“美满”婚姻“圆满”结束了。

墨迹
上一篇 2021-04-1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