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

老井

现在无论是城里,还是乡村吃水非常方便,家里的自来水龙头一开就有水吃了。过去呢,尤其是农村的家家户户用水、吃水都得到村口井里挑水,大凡上了年纪或者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会对井有较深的印象。大清早的,好多人家早早地担着两个水桶去村口井边排队打水,乡里乡村的见面顺便打个招呼,扯上几句家长里短的,再打上满满的两桶水,用木扁担一前一后挑着,两只手再一前一后攥住吊桶的麻绳,一挺身就挑起了两桶水,颤颤悠悠地往家走。一前一后的两个水桶,奏响了欢快的协奏曲,咯吱咯吱乐曲叫醒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水桶换了一茬又一茬,用久了的扁担都被磨得光溜溜,也压弯了腰。

网赚随笔的图片

我老家的村西口有一口井,村东口还有一口井。村西口的那口井的井口是四块青黑色的石头砌成的,成长方形的样子,井里面四周也是用石头砌成的,黑黝黝滑溜溜的直通下面。村东口的井呢,井口是用水泥砌的,井下四周是砖砌的。两口井一西一东养育着乡里乡亲,悠悠的井口讲述着乡村生活的点点滴滴。

井是啥时候挖的,又是谁挖的,村里没有人能够说得清,大家都叫它老井。老井的确老了,尤其是村西口的那口井,井口的青板条石历经了岁月的磨洗,黑黝黝光溜溜的。在有月光的晚上,还会闪着光。白天光线好的时候,你要是对着井口光溜溜的条石凝视着,还会看到你的模样。在靠近井口内侧的条石上,一条条井绳的痕迹,深深的、光溜溜的,那是老井的皱纹。夏天时候,井口周围总是潮湿潮湿的,沿着井口四周一溜边的长满了不知道名字的小草,开满了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四周有风吹过的时候,小草和小白花频频扭动腰肢,翩翩起舞咧。在花草的下面隐藏着镶边的碧落色青苔,都吸饱了老井清冽的甘泉,绿茵茵、肥嘟嘟的,像是给老井戴上了祖母绿项链。你得小心翼翼得弯下腰,可别惊吓了这些小草、小花,碰碎了那绿茵茵的祖母绿项链哦。你可以轻轻地抚摸着她们,仔细聆听她们相互的呢喃,碰巧的话还可以听到她们温馨的呼吸声音咧。清晨,井边那些探头探脑的比率小草儿,尖尖儿上都缀满了晶莹的露珠,像颗颗珍珠,微风中荡着秋千呢。小白花也不甘寂寞,沾着露珠粉腻粉腻的,悠悠的散发着清新的芬芳。还有那些躲起来的碧绿碧绿青苔,好像很害羞,掩着光,伸长了滑溜溜的脊背,享受着你温柔的抚摸。突然,远处传来了水桶吱呀吱呀的声音,还夹杂着担水人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哐当”一声,一支大桶顺着井口,秀了一下跳跃入水的优美动作。咕咚一声,水桶张开大口,满满地喝饱了肚子,沿着井沿,拽着绳子“嘿呦嘿呦”向井口爬。吱呀吱呀的声音再次响起,由近及远渐渐而去,老井又恢复了宁静。

夏天天亮的早,村里头那些勤快的大姑娘和小媳妇们早早就起床了,吆喝着自己的男人们跟着自己端着左一大盆右一大盆的衣服,急匆匆去井边抢占位置洗衣服。不大一会儿功夫,井边就挤满了很多洗衣服的人,一盆盆花花绿绿的衣服啥是热闹。女人们边洗衣服边叽叽喳喳数落着各自家里的男人,相互打听着各种生活趣事,时不时地开口大笑,爽朗的笑声让老井都觉得恢复了青春,一下子年轻了很多,高兴地搅动井里的水,咕咚咕咚,似乎也要开口大笑。酷热的太阳也不甘寂寞,也早早的起床赶趟儿到井边凑热闹,把女人们的脸蛋儿晒地红通通的,额头上也都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热的难受时,女人们甩甩手上的泡沫,优雅地抬起手腕,湿手抿下额头的汗水。也有的女人干脆起身,舀一大瓢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一口气咕噜咕噜豪饮,啥是透心凉……

冬天来了,鹅毛般的雪花漫天飞舞,把老井打扮地臃肿臃肿的,井边都镶上了洁白的雪花,蓬蓬松松的,一圈溜着,像是圣诞老人雪白的胡子。

在我的家乡还流传着这样的习俗,每逢农历年30晚上夜半子时,大家都会早点去老井边上守候,争抢老井新年的第一桶水,希望来年有个好兆头,那场面也特别有趣。抢到第一桶水的人,乐滋滋地担着两桶水,担着的是新一年的美好愿望。年初一,还有信男信女拿上香烛鞭炮到井边祭拜,祈福老井保佑全家平安幸福。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无数个日日夜夜,老井默默地滋润着村子里的男女老少。有时候我觉得老井像慈祥的老爷爷,也像祥和的老奶奶,用她博大的胸怀包容着村子的一切,耐心地倾听着村子的各种各样倾诉,抚平村子里人家遭遇的各种不幸,从没有过半句怨言,也从不要人关心,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老井越来越老了……

过了很多年,村子里家家户户嫌打水、挑水比较辛苦,就跟自在自家院子里打“小洋井”吃水。想吃水的时候压一压“小洋井”上的手柄,就会有水出来,吃水变得简单多了。老井不再有往日的热闹,渐渐地很少有人想起她……又过了很多年,村子里家家户户安装了了自来水,就更没有人提起老井了。

前几天,我偶尔提起村里的两口老井,我妈说老井都被封上,埋在土下了。哎,饮水思源,可谁还会在乎老井,谁还会想起她呢?可是在我的心中,老井没“老”,还在滋润着这片乡土……

卖艺人
上一篇 2021-04-19
张老汉和他的牛
2021-04-19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