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柿子树

山村柿子树

秋冬季节,步入云南洱源县炼铁山村,从远处眺望村庄,山村白族民居建筑亮丽,村外山野,到处还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站在罗坪山之巅望下俯视,漫山遍野生长着一丛丛柿子树,露出无叶的枝丫,柿子一片通红,犹如一串串红红的灯笼在眼前闪烁,柿叶如同一面面红旗在眼前飘扬,一幅幅诗情画意在眼前浮现,景色秀美,让人目不暇接。

网赚随笔的图片

炼铁山村的柿子树,粗壮的树干顶着硕大的树冠,尤如俩把巨形大伞,挺立在路边,树干粗得人们张开双臂也搂不过来,枝叶斜逸伸过了路边的小道,惹得路人经过都驻足抬头观看。春天,小孩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挤压枝头,浓密宽阔的树叶营造一片绿荫,成为小孩玩耍的好去处。 秋天,自然是最美的季节,枯黄的柿叶散落地上,火红的、红里带青的柿子密集地布满了枝头,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闪烁,站在树下就宛若置身华美的舞台,炫目耀眼。也只有到冬季,柿子树才能够静下来,在呼啸的寒风中思索孕育着来年的春华秋实。

山村摘柿子是年轻人最精彩的演绎,像猴子般的攀爬,从这树爬到那树。说到摘柿子,其实是套柿子,用一截钢丝弯成一个圆圈,把塑料线扎在圆圈上,制成网兜,再把网兜用铁丝固定到一根长竹杆顶端,用这样工具摘柿子,不会把树枝弄断,而且摘下的柿子也不会破损。至今仍清楚记得,每次摘柿子时,总会引得一帮大人和小孩围观,在他们艳羡的目光中,年轻人顺着梯子越过主干,再徒手迅速攀爬约5米多高的枝干,稳稳地站到离树梢最近的枝丫,接过长长的竹杆将柿子套入网兜,或向前推、或向后拽、或左右扭,一个个柿子便脱离树体,落入兜中。在树上熟透的柿子,总逃不过喜鹊、画眉鸟的主食,熟透了的柿子,人们先套下来尝尝鲜,也会分发给在树下张望,呼叫的小伙伴们解解馋,吃着甜蜜的柿子,人们总是孩笑的合不拢嘴。

每年霜降过后,农忙结束,一个暖和的日子,炼铁山村全家男女老少齐聚在一起,把摘回家较硬的一部分柿子挂在楼上,等到装熟了才享用,另一部分用来加工柿子饼,以便长久保存。看着一筐筐柿子,通红透亮的,很是诱人。待到十冬腊月,大人从楼上取下一串柿子,犹如红灯笼,分给你一个他一个,人们吃的有滋有味。柿子捏在手里,软绵绵的,吃在嘴中,甜蜜蜜的。柿子还有一大功能,就是滋喉润肺,止渴治咳。又红又硬的柿子被大人们成堆地挑出来,用水果刀把柿子皮削几圈下来,就和削苹果一样,然后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晒干后,加工成柿子饼。吃柿子饼,也可和汤圆共同煮着吃,也可以和鸡蛋煮吃,还款可以泡吃,倒上开水,暖一暖,这时柿子饼就变软了,然后往嘴里一塞,轻轻一嚼,那暖暖的甜甜的柿子就进入了胃口,那感觉却是十分的惬意,令人回味无穷。

山村的柿子,最红的季节还是在冬季,四处挂满了冬天的情愫,点燃了迷人的色彩,装点着亮丽的风景,冬天柿子红,柿柿如意,红了人们的心情,祛除了寒意。秋天渐行渐远,满树红通通的柿子,像娇美的小姑娘,羞答答的抿着嘴。你看,远处一株株密密麻麻的柿树,风吹树叶飒飒落下来,那满地的树叶像铺了一层彩色的地毯,落叶将尽,黝黑苍劲的枝头缀着的一个个殷红色、红色的小灯笼,漫山遍野云蒸霞蔚,到处都是红彤彤的柿子,圆润明亮,景象十分壮观。柿子树寂寞红,独守山村,令人伤感。忽然飞来一群群山雀,从云层飘摇而至,它缓缓地绕树顶飞了一圈,幽幽飞落于在一株硕果累累的柿子树上,轻轻地喙了两口,忽地抬起头来,“叽叽喳喳”地叫着,似在呼朋引伴。不一会儿,就飞来好多鸟雀,兴高采烈的喙着,叫着闹着,让柿子树不再是寂寞,成了灿烂如晨间的一片霞光。

柿子树的寿命很长,一般能活数百年。炼铁山村的柿树大多是古老的,都不知道多少年岁了,在河沟之中,山坡之上,生长百年仍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柿树,几乎随处可见。部分柿子树的半边已朽空, 虽然显得那么的古老与沧桑,但依然茁壮成长。这些柿子树和我小的时候几乎没有多大变化,听村里的八十多岁老人讲,在他们小时候,这些柿子树就那么大,近百年过去了,它好像还是那个样,现时更没有人能说得清它们已经历了几多风雨,几多春秋。那高大挺拔的柿子树,像忠实的卫士深深植根于贫瘠的山岭,守望着山村这片土地,默默守护着山里的村庄。

在炼铁山村,柿子早已成为人间甜美的水果,更是一种符号,一种标志。山村柿子树人们喜欢你的清新,欣赏你的娴静恬淡,赞美你的慷慨慈爱。你那勤劳、朴实、勇敢、坚强的精神风貌表现得是那样地生动完美、淋漓尽致,人们爱你柿子树。

陌上花开缓缓归
上一篇 2021-04-18
粥为媒
2021-04-18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