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的对,一定的错-散文

1

昨天在我们上语文课的时候,美术组的罗兰老师突然走了进来。

本来语文课对我来说就有点无聊,再说了,平时如果有科学课,体育课的话,我也不怎么想上语文课。

所以罗兰老师一进来,我的注意力就立马转移到了罗兰老师的身上。其他同学也慢慢的把眼睛转移到了老师的身上。

我很奇怪,现在是语文课呀,罗兰老师也不是我们的美术老师。最近他也没给我们上过课,美术老师也没有提前预告我们,罗兰老师要给我们上什么公开课?罗兰老师怎么来了?

这时,罗兰老师终于说出了他来我们班干什么?她是来找我们班的熊梓杰的。随笔的图片

罗兰老师说完这句话,我就开始想罗兰老师无缘无故找熊子杰干嘛要让他画画?还是说我们美术老师叫她?

罗兰老师又说了,今天他没有经过我的允许,翻窗进去帮我开门。我不需要。

听完罗兰老师的这句话,我有点没听懂。没有允许?翻窗进去帮她开门?这都是哪跟哪啊,根本没听懂。

但是过了一会儿,我们班主任就把熊梓杰叫了出去。一看都到班主任把熊梓杰叫出去的地步了,应该要有点大事发生了。这是我上五年学的一点老经验。

果然,在教室里安静写作业的,我们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严老师骂熊梓杰的声音。说是这个骂,也只是我定义的。

在严老师的骂声中,我隐隐约约了解到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首先是熊子杰今天中午要上我们学校的管乐课程。上完课他也就要回教室了。因为上完课差不多就已经两点多了,我们学校2:40起床。现在他也不想回寝室,他也就去教室了。

在去教室的路上,他看见了一堆他的朋友。他们中午也在额,那个教学楼呆着。只不过他们只是呆呆地站在那。

熊梓杰就问他们怎么了?他们说他们要进画室画画,只不过进不去。这是罗兰老师的画室,他们也没有钥匙。

这时,熊梓杰扮演了一把热心同学,翻窗进去帮忙把门开了。还大方的让朋友们进去,好像那是自己的画室一样。碰巧罗兰老师来了。正好就看到了熊子杰翻窗的这一幕。于是就有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

听见严老师在外面骂你,逻辑有问题吗?都快都快起床了,他们在外面转了一个多小时,难道还进不去吗?他们没有眼睛,没有嘴吗?不会问人吗?他们在那转了一个小时,难道还在那傻傻的站着吗?

一听好像也对,只要是个人,估计都不会在一个地方傻呆一个小时。我也不会傻呆一个小时。

当时想想也对哈。而且美术室的窗户那么高,熊梓杰是怎么翻进去的呢?当时我只在考虑这些问题。

但是今天吃饭的时候,妈妈跟我说,你觉得熊梓杰对还是严老师对呢?我觉得这个问题还需要深挖一下。

我觉得熊子杰和严老师各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熊子杰的观点是,他们“需要”我帮助。我就去尽我所能帮助他们呗。这多好啊!我还可以当一把热心同学,在同学面前炫耀一番。

严老师,这边的有观点是你帮同学可以,但是你要学点好的帮啊!你车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就翻别人的窗进去帮别人。这不是帮啊,这简直就是帮倒忙。而且你的逻辑思维怕是有问题吧,哪哪个人会在外面傻站一个小时?

所以我觉得这两位各有自己的立场。

所以我也分不清哪个是对哪个是错?

所以有时候对和错是互相纠缠的,没有一定的对,也没有一定的错。就要看我们的定义。如果我定义才是对的,那么他在我眼里当然就是对的,可是如果我听他是错的,那么他在我眼里一定就是错的。

没有一定的对,也没有一定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