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上的生气-散文

1

今天下午我的工作就是锯木头,可能汪海有什么别的安排。可是今天下了点小雨,几乎一整天都在下雨,汪海一看下雨了,可能是改变了工作行程,就让我,张智晴,尔谦几个人去锯木头了。而张智敦则是去拔草。可能汪海觉得这么点点小雨不会影响张智敦拔草吧。

现在锯木头都是用三把锯子。因为锯木头的人数一般都不会超过三个人。我们一共也就四个人。有时候一个人要去做别的工作。再说了,还有几把锯子都生锈了,不太好用。所以就用那三把比较好用一点的锯子。

那三把锯子里面有两把是刚拿出来用的,我觉得非常的好用,锯几下就能把木头锯出很深一个口子。另一把是用了比较久了,上面有很多锈,而且锯木头也不是太锋利了。我和张智晴因为最近经常锯木头,所以很知道这一点。尔谦基本上是不锯木头的,只有今天才开始尝试锯木头。所以她还不太知道。

因为汪海让我和张智晴先去拿锯子,所以我和张智晴当然就挑了最好用的两把,毕竟我觉得自己锯得快才是最重要的。尔谦因为上楼放本子没来拿锯子,我就帮她拿了一下。随笔的图片

过了一会儿,汪海到了柴火间,我和张智晴也紧随其后。而且也从楼上放完本子跑下来了。我刚准备将那把生锈了的锯子递给尔谦的时候。汪海突然跟我说:你把那把带着套子的锯子给尔谦,你自己用另外一把。

这是我心里可不乐意,锯子是我拿来的,凭什么要给她用,而且这个锯子比那个锯子好用,是我先拿到的。可是这是汪海的指令。如果我不服从就有着不能吃饭的威胁。我就很不情愿的把那把好用的锯子递给了尔谦。

当时想为什么张智晴不用给尔谦,给尔谦好用锯子的人偏偏是我。是不是因为我拿了那把破的句子?汪海突发奇想就把那把破旧的锯子给我用了。真不应该帮尔谦拿锯子的,该让她自己去拿锯子。

那时脑海里就闪过了这些念头。但是我觉得汪海给我的任务还是蛮多的。就也没管那么多,先去做了。

我先去锯那根圆木头。锯了几下发现锯出来的口头虽然不算太深,但是也算是锯出来了。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的地方,继续锯。

锯了一小会儿,我发现我才锯了一半。这时我心里有点奇怪,明明刚开始还和以前那把锯子差不多呀,怎么锯了这么久才锯一半呢?以前用另外一把锯子,我锯这么久已经锯了两节了。这是怎么个回事?

但是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今天下午我是无论如何都得用这把锯子把那些木头锯完了。

既然不能换锯子,那我不如去借一借张智晴和尔谦的那两把锋利锯子。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汪海说让我用这把锯子锯木头,没说我不能借锯子呀。可是汪海的那句话里可能藏着的一个意思就是让我用这把锯子把木头锯完,不能借锯子。

汪海那句话的束缚困住了我,我总感觉汪海那句话背后还藏着一句话,就是不能让我不用我现在在用的那一把锯子把木头锯完。所以直到锯完第一节木头,我都不敢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因为我总是感觉汪海就在背后偷听,一旦我一说他就会出来打我。把我的屁股打开花才叫好呢。

但这只是我的一些想象,当时的确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汪海在我眼里就是一个神出鬼没的人。也许你干活认真,好的时候他就不会出现,只要你干活稍微讲一小会儿话,身后就会突然出现一个汪海。几度我都怀疑汪海是闪电侠,或者会瞬移。长期以来,我就形成了这样的一种习惯。也可以称之为心理阴影,之所以我不用心理阴影,这个词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词的准确意思。我理解他的意思就是。心里的某一个部分被遮挡了太久,把那个遮挡物拿走了之后就形成了一个长久的阴影。因为自己的心已经习惯了那种被遮挡的感觉。

后面张智晴去看了一下汪海在那里打篮球。我们在柴火房锯木头。柴火房旁边紧挨着就是楼下的院子。汪海就在楼下的院子里打篮球,离我们的距离不超过十米。

这时我就更增加了警惕心。因为我觉得,汪海应该是不同意,我借锯子的。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我也不知道汪海同不同意,我借锯子。这只是我在汪海说的那句话上面叠加的一个我的认知,而已。

后面,我也不管什么汪海不汪海的了。锯得快才是最重要的呀,毕竟往常我都已经把木头锯完了,现在我只锯了三节木头。

这时忽然看见尔谦在旁边慢慢的慢慢的锯一块木头。而且锯了好几下,也没看尔谦锯多深。这时心里边有了念头。

这么好的句子,为什么要给尔谦用啊?而且锯得那么慢,而且锯了跟用我这把锯子锯的差不多。还不如用我这把锯子锯呢。还更符合她的节奏。还不如把那把锯子给我用,还能发挥它更大的作用,为什么要给尔谦用?我恨不得杀了尔谦,这样就不会有一个人和我抢锯子了。总之就是有一个生气的情绪。感觉为什么要给尔谦锯子。

但是这种生气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我的大脑很快又被很多很多别的念头给占据了。就像餐厅座位一样。一次只能坐下一部分的人。有时候为了接待后面的人,一些前面的人,吃完饭就会走了。就像我这个生气的念头一样。吃完饭,在我的脑袋里占据了一小段时间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实际上我就是想用尔谦的那把锯子而在心底通过念头叠加,想象出的很多很多,而已。

于是我开始借锯子。看见尔谦拒的很慢,而且似乎没有使上劲儿的样子。又想到张智晴在我面前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如果有时候我惹到她了,她会打我,我也不怎么想反抗,白白挨打可不好。尔谦看来似乎好对付一点。于是我便跟尔谦说:我帮你锯几下,你把锯子借我一会儿好不好?开始尔谦是同意的,但是忽然张智晴走过来说,如果你们这样的话,我就去告诉汪海。由于我害怕汪海会打我,我也就没有去借尔谦的锯子,继续在那用自己的锯子慢慢锯着。

后面我还是找尔谦借到了锯子,并买通张智晴不让他告诉汪海,一通完美的“犯罪”计划,这么完成了。

后面看汪海没有发现我的“犯罪”,我开心极了。我偷了个懒,今儿没被发现。

有时候很多生气都是表面上的生气。之所以把它理解为表面上的生气是因为这个生气,可能并没有触及到你的内心,只不过是你在某个事情上添加的某种念头而已。所以这种生气吃完饭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有时候连个脚印也没留下。而有些时候我们就为这念头叠加出来的生气,而烦恼。有时候还会做出来一些肢体动作。这就像为挽留一个来餐厅吃饭的人,而装修餐厅的风格。有必要吗?如果你觉得有必要当然有必要,不过我觉得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就算你为这个来餐厅吃饭的人装改了餐厅的风格,那他也不可能永远都来你的餐厅,他也会去别的餐厅吃饭的。而且你的店不只有她一个来吃饭的人可能还有很多吃饭的人,可能来的人可能来的人,只有一两个。

2

这里解答一下,昨天的小结。我写到了控制念头。完全属于看抖音,看昏头。那时我本来想的是看见自己的念头,觉察自己的念头。当时昏头昏脑的就在那写小结,感觉觉察和控制差不多。就直接写了控制,而且我觉得控制更贴切,一点,因为我觉得我可以把我的念头束缚住,然后就不让自己想念头了,多好。可是这可能吗?这不可能只要你还活着。没有很高很高的觉悟,你的念头是会源源不断的流出来的,而且就算你有很高很高的觉悟,你也不可能没有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