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贼心虚-散文

1

 

最近我们学堂特别流行一种事情,就是用颜料画画。而且还把颜料涂抹在石头上,假装成什么形状,大家都很喜欢这样玩。我们五个几乎都玩过。

 

今天早上我闲的无聊,没事干。才吃完早饭吗?也没什么活,要干。我就想着去画会画吧。于是就去画画。

 

我拿颜料在本子上,涂了一只小黄鸭。看着小黄鸭。觉得我的画工真好,好可爱。

 

谁能想到我的手突然滑了一下,本子就从我手里滑了下去,翻了一个面。没干的颜料盖在了张智敦本子上。

随笔的图片

等我发觉时已经晚了,我把本子拿起来时。张智敦的本子上已经沾上了颜料。但是还好颜料已经干了一点了,没有沾太多上去。

 

此时心里又紧又松。急的是那根我做贼心虚的神经。啊,怎么办呀?张智敦的本子被我盖上颜料了,他会把我怎么怎么样怎么怎么样啊?太恐怖了。松的是我那个放松的心。互斥太好了,幸好颜料没有沾太多。

 

此时,我做贼心虚的感觉就出现了。我不想承认我犯的错误,我想逃避。但是我的心又不准,我逃避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这时的感觉就好像突然陷入了一个大泥潭,不知道从哪走出去,也不知道怎么滑出来。

 

此时我感觉很迷茫,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承认我的错误。也不知道怎么掩盖我的错误。

 

我尝试用指甲刮掉在本子上的颜料。但是不行,张智敦的本子和我的不是一个材质的。是刮不掉的。我还刮烂了一点皮。此时内心更害怕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下完蛋了,不仅搞了颜料上去,还把纸皮抠下来了。

 

随后我试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奏效。但是这件事情把它闷在心里又很难受。就像你在锅里腌过臭了的鱼一样。闷着闷着,你打开锅盖一闻就臭死了。

 

此时我也没找到张智敦,身边也没有什么可以诉说心事的人。我就找了张智晴,毕竟张智晴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张智敦的妹妹。

 

张智晴给我提了几个建议。再次尝试,所有的建议都不管用,毕竟这玩意儿是纸皮的,简直是太难洗了。

 

此时我的心里已经不想再逃避了。因为我感觉埋藏在我心里的那只死鱼已经臭了。所以我就去告诉了张智敦。

 

这时在心里搭起了墙。搭起了那些不存在的墙。我想穿这个,肯定会让我赔钱的,怎么办?或者他会打我,让我陪本子?这时这些墙已经占据了我脑子里的空间,我被他们控制了,我有点不敢去告诉张智敦,但是这是我做的事情,我必须自己承担。我就去告诉张智敦了。

 

张智敦也没说什么。这完全超乎了我的预料,在我的认知里,张智敦是一个脾气很暴躁的人。动不动就会打我。总觉得别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反正这种生活我都已经习惯了,在学校就是这样的。虽然没什么人敢打我。不过最近张智敦的脾气是好很多了。

 

这一瞬间了然醒悟。心虚之类的话都是我的想象,我对这个东西的定义。如果我对它没有定义,没有偏见,没有想法。那么自然也就不会有心虚,因为我根本就不会怕他。

 

这就是今天的小结。

 

2

西游记观后感12:

 

哦吼,大家好,我又来说西游记了。

 

相信听过西游记的人都听过一个故事,三打白骨精。这东西可以说是非常经典了。就连我们这种一零后小时候也经常听这种故事。就连现在有些地方还在卖三打白骨精的小人书。我家就有,可好看了。

 

可是你知道吗?大家熟知的三打白骨精,其实也暗藏着秘密哟。

 

白骨精,白骨精,真实的人都是有血有肉的,至少我没见过只有骨头的人。不知道大家见没见过。所以这里也就证明白骨精是虚伪的。他其实不是人,只是假扮成人而已。

 

再说故事里的一个情节,白骨精变成一个妖娆的小美女。拿着一罐饭走了过来。这个饭呢,指的就是出家人可以吃的斋饭。就算拿过来了,唐僧他们也能吃到。但是这些其实是虫子,蛇,癞蛤蟆变的。这也就再次证实了,白骨精,他不是真的只是虚伪的而已。

 

白骨精在我们眼里看起来是妖怪。但他其实上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想象。我们的想象砌成的墙。这种墙在前面几篇小结以及今天的“做贼心虚”中都有过写到。大家可以多去翻阅一下。当然,别忘了关注我的公众号哦。

 

就像平时我遇到一件事情常常会在脑海里想出这件事情本身不存在的条件。比如说李老师抱了一个西瓜,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我也要吃西瓜。就像搭了几块砖,把自己垫高了一样。可是千万不要以为是砖头是真的,他只是你的想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