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外界的事物扰乱你的心-散文

今天放学的时候我的同学叫我和他一起走,我开始还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后面才知道我的爸爸跟他爸爸说了,今天雨有点大,让我跟他走。

开始是很开心的,因为在车上我们两个就可以聊天了,我和她是比较好的朋友,所以有很多事情可以聊。我们在车上就聊到我可不可以去她家玩。我当时是想妈妈肯定不会同意的,像妈妈这样的性格。这时我对妈妈下了一个判断,她肯定不会同意的,这是根据我一往的经验下的判断。

果然妈妈没有同意,我当时内心是很厌恶的,因为我想让妈妈同意我去徐梓瑶家玩,徐梓瑶就是我那个同学的名字,因为我觉得妈妈不应该去限制一些我的事情。但是没办法呀,只能这样了,所以我只能跟着他们回家。

后面我们又想到了,可以让徐梓瑶去我家玩呀。于是我们又要打电话给我妈妈,因为她爸爸已经同意了。此时我心里有些担心,费这么多话费,话费又不是我交。感觉花了对方那么多钱,心里有些愧疚。平时我一般都是这样的,不太敢随便乱花别人的钱。我于是问了一下花这么多的话费会不会有一些事情。也是让我的心安了一些。这时我在我的心里设想了一些不会发生的事情话费交的特别特别多,因为通话花了他们特别特别多的话费,哎呀,那会不会责怪我呀?但是我那时应该想到的是万一后面接着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所以不必要去多想,因为何必为那些想象的想象出来的事物而担心呢?随笔的图片

我们很快就到了我家,因为我家离学校很近,还不到一公里的样子。叔叔把我们两个送下车就走了,到楼栋底下看见妈妈站在楼栋口看起来一副有点生气的样子。这时我给妈妈下了一个定义妈妈摆了一副臭脸,这里的臭脸并不是指的他的脸很臭,而是指的他这副脸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此时我又对妈妈下了一个定义。他的心情看起来不太好。

看起来,看起来是什么?就是从表面上看到的东西,从表面上看到的东西基本上都不是真的。因为这只是事物的表面,事物还有内在。很多时候事物的内在才是真正的本性。

后来妈妈也说了她当时其实很平静。但是我为了挽回所谓的颜面,闻了一下妈妈的脸,感觉有点臭呢,于是我说这就是你的臭脸呀,你还说自己的脸不臭。然后徐梓瑶也闻了一下,也说有点臭。这时我是为了掩盖我这所谓的错误而了闻妈妈的脸。面子是什么呢?面子也是想象出来的,虚伪的,不存在的事物。所以我们不必为面子而操劳。

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么一系列的事情:念头飞掉,心飞掉。可能都是因为徐梓瑶来到了我家。引起了我心里的一些变动,真好,她来我家玩了,我不再所谓的孤单寂寞了。很多很多很多,这些幻想导致了我的心飞扬了。

后面我们开始聊事情,我们看见了桌子上的一沓厚厚的作文是我们班主任认为我们班里写的比较好的作文于是投稿。写在一个小本子上。

我们因为当时有点无趣,我家也没有啥好玩的,于是我们就去看那些作文,并指出一些我们看起来荒诞可笑的句子。我们以这为一种乐趣,有时我看这些文章并不会感觉他们很好笑。还有可能感觉他写的有点悲伤难过,但是跟徐梓瑶一起的时候我便受到了,群体的感染,徐梓瑶和我就是一个群体,我受到了她的感染,于是我也开始觉得这个,作文真的很好笑,因为里面有一些什么什么什么点。这些就是群体的性质吧。群体的性质似乎在任何群体上都得以体现。

后面我们看了一下我们要学的歌,给妈妈跳了一下操,妈妈认为我们跳的操很好,这时心里便有点想为他跳操了,因为我想得到赞美,来实现心里的一种平衡,我希望得到赞美,这样别人能认为我很好,很棒,我这也是对虚伪面子的一种体现。

我们玩了很久,也吃了很多东西。忽然,徐梓瑶接到一个电话说:他爸爸要来接她走了,这是心里立刻就很伤心,想了一些根本就不会发生的事情,自己要走了我就很孤单,很寂寞,啊没有人陪我玩了,没有人陪我说话了,我将会变得特别孤单,我将会变成一个孤单儿童,以及很多很多万一的事情。这些万一的事情都是没有发生的,所以我们不必去关注他,但是我那回那次那时却很关注这些万一,因为我害怕徐梓瑶一旦走了这些万一就真的会发生。

过了一会儿,舅妈来了。开始妈妈通知我舅妈要来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因为舅妈他人住在陕西怎么可能奔那么远奔到我们这儿来了?可能是要出差吧,也没去想那么多,因为我那时候正在和徐梓瑶玩儿,过了一会儿,舅妈来了,我有点害羞,因为我不想见舅妈,想好好的跟徐梓瑶玩。我开始心里就埋怨,为什么舅妈要来呢?不然我和徐梓瑶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在客厅玩了,现在客厅是妈妈和舅妈聊天的场地,我们暂时不能来这里玩。于是我们进屋里去玩了,这时感觉屋里也能玩舅妈来了,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碍,心里也平静了。

后面徐梓瑶走了,感觉徐梓瑶走了,并没有什么影响我的生活,我的就是我的,她的就是她的,我们只是偶尔聚在一起玩一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