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晚上我来到了食堂,看了一下晚上的菜。有白菜和胡萝卜炖鸭,白菜我不太喜欢吃,胡萝卜也是。唯一的鸭子肉还只给我分了一点点。我承认我有一点挑剔,什么都看不上,但如果让我自己来做,那恐怕一言难尽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了蛋炒饭,这使我眼前一亮。厨房的蛋炒饭在我看来是非常好吃的。(让我美食鉴赏一下)蛋的数量不多不少,正好每一口都可以吃到。蛋也不大不小,饭也没有结块。但是蛋炒饭也不是没有口味,里面还加了点睛之笔:豆瓣酱,既没有失去本味,又让蛋炒饭的味道得到了很好的升华。一口下去飘飘若仙,遥望过去垂涎三尺,真可谓“玉盘珍馐”也!

随笔的图片

好了,我承认我刚刚写的都是废话。是写作文的套路,但是我觉得蛋炒饭还是非常非常好吃的。我拿着盘子抢先盛了一点去吃。在我后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中途有一个小插曲,尔谦和小张为了排队的次序争论了起来,队伍挡住了我,我说:“嘿!麻烦让一下!我要坐这里。”可是没有人搭理我。当时就心里有了情绪,后来我想一想,不就是换一个座位的事情吗?座位也不是我的。

 

回归正题,打完饭我回到座位,吃了一些,感觉一如既往的好吃,就起来一看:锅里面还有饭!大概还有一个人的份量,我觉得我还想再吃一碗,为了加饭,我加快速度吃。因为锅里的饭不单单属于我一个人,别人也可以加,所以我害怕有人会先把饭盛走。

 

我狂吃狂吃,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尔蔓站起来盛走了一些饭。

 

这时,我无法控制别人:“不,你不可以吃了!因为我还要!”我只能看着蛋炒饭被盛走。等到尔蔓盛完,我看了一下,不得了了!锅里居然还有饭!于是我再一次加速,必须得到这一点蛋炒饭。

 

我没有注意到,蛋炒饭好像没有那么香了,因为我吃饭的目的已经改变了。从单纯的享受变成了赶紧夺取下一个,目的的改变让蛋炒饭成为了一个工具。我的口味也当然不同了。价值10元的菜,和10万的菜,可能物理上没有不同。但是我吃出来的口味可以完全不一样。因为我的心理不同了。

 

我吃着蛋炒饭担惊受怕,可是我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张智敦站起来。当时我满心希望他不要来盛蛋炒饭,可是事实证明抱怨是改变不了现实的。张智敦来了。

 

当时我心里起了一下情绪:“我等了那么久,你就一下子……”刚刚起来的情绪一下子被被觉知瓦解成了碎片,我的眉头也舒展了:蛋炒饭又不是我家的,不是我买的也不是我炒的,我凭什么觉得别人“不应该”来吃它?吃了,是现实,那就接受呗!痛苦都是我自己想象的。

 

再说了,如果我真的爱蛋炒饭爱的出生入死,有很多办法可以继续吃。我可以叫张智敦给我留一点饭,也可以申请再炒一锅,厨房也不是没有材料呀。我也看清了,我的肚子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蛋炒饭,那些蛋炒饭,其实是要喂给我的心吃的,为什么要为了心的欲望去让无辜的胃来超负荷呢?这不是“桑树上流血,李树上挨刀”吗?

 

这时我的身体也不需要了,今日份觉知已经喂饱了。我就收拾了一下,放盘子去了。让心吃属于自己的觉知之饭,别再让你的肝脾肺肾,眼耳鼻舌代替心的欲望超负荷了!

 

下面是我的阅读理解:

 

今天主要阅读的是佛陀修行苦行的时期,这时他想:湿的柴木是没有办法生火的,身体也一样。我要修行苦行以得到解脱。但是我觉得,苦行的道理和南辕北辙也差不多。苦行是为了控制自己的欲望,让自己的自控力更强。但是苦行不是更加增强了欲望吗?越是饿,越想吃。越是累,越想睡,有什么意思呢?再说了,没有这一个身体,你又如何行住坐卧,思考甚至解脱呢?

 

做不到的,好在佛陀最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善待自己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