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间不够了-散文

今天下午仍然是和木头打交道。我的工作是锯两根木头,这回的木头比较粗,但也没有安排很多。

拿了锯子我就去锯木头了。虽然我很努力的锯,但还是花了一些时间。大木头有点卡锯片,小木头还好。锯完木头之后,我就去和汪海汇报工作,汪海让我把现场清理一下(水沟),我也拿着铲子去清理了。

清理完之后,我锯木头的工作才算正式结束了。我回房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四点半了,我就急忙去抄写了。现在是五点四十吃饭,我要抄大概700多个字,我一个人抄写的时候又喜欢玩儿玩儿弄弄的,预留一个多小时,我也习以为常了。

于是我就开始了抄写。抄写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点暗,我扫视了一下桌子,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我的台灯坏了,汪海嘱咐我下午要去找李老师拿一盏新的台灯。我忘记了。随笔的图片

我刚刚准备起身上楼拿台灯时,心中的念头响了起来,现在已经04:40了,如果你在上楼拿台灯,时间会来不及的,如果抄写抄不完怎么办?那就不能吃饭了。

我想了一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那么我还是抄写去。我相信了自己内心没有时间的定义,事实是这件事还没有发生。这个没有什么依据的,想象是我为了达成一个目的的手段,而我的目的则是偷懒,不用上楼去拿灯,给自己找一个理由。

于是我坐在座位上愉快的开始抄写了,而我的念头却没有刹住车,将车开向了远方:现在的日子真累,从起床要一直忙活到天黑,只有中午才能休息一下,我都没有时间了,想到中午玩儿手机时看见了两个手工,做出来一定很好玩儿,但我没有时间做。于是我得出结论,现在的生活太累了,我要找汪海申请减负。

我陷入了对未来无休止的想象中,我陷入了对现实无休止的抱怨之中,这使我疲惫不堪。看深一点,我发现我的抱怨其实并不是真的。一天之中,我自己的时间从未少于过两个小时,而且时间很集中在吃完午饭和晚饭的那段时间。而这段时间我大多都在等和耗之中度过,上午下午也不是没有时间,只是我把时间大作都花在了和念头搏斗之上。

自己丢了时间还说自己没有时间,这和贼喊抓贼有什么区别?我要看见现实。

大约五点钟的时候,汪海从外面走过来,看见我还没有拿台灯,就让我上去拿,我回答了一句,没有时间。这下可好,汪海进来打了我两下,还帮我整理了一下房间。当时我的泪水已经和开闸一样出来了。我拿卫生纸胡乱抹了两把眼泪和鼻涕,就上楼拿台灯去了。

为什么我要流眼泪?因为我在心里抱怨了现实,为自己的“悲惨遭遇”打抱不平。本来我下午的工作已经够多了,本来就很累了,工作还没有干完,只说了一句没有时间,还要打我。呜呜呜。

虽然我现在写出来有点小说女主诉冤情的感觉。但是当我有情绪的时候,的确这么想过。现实无情,就算我流猫尿也不可能扭转现实。

一上楼就看见李老师在给小李剃头发,我和李老师说了台灯的事情,等了一会儿,李老师最后也给我拿了台灯。下了楼,我去找汪海汇报了一下台灯的事,就已经04:20了,我也去抄写了。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来到,04:25,四点半,我的抄写仍在2/3的地方徘徊。这时,我想到一个办法,去和汪海诉苦,并说明我的想法,申请少写一面抄写,看看汪海会不会同意。

我觉得自己太聪明了。我已经脑补出汪海说可以的画面了,于是我去问汪海,但是汪海没有同意。我再一次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之中,我这么辛苦,你竟然连一面抄写都不给我减少,太残暴了,于是我又流泪了。

坐在桌前,我想吃饭!于是我开始抄写,后来抄写完,朗读完,放完本子,这些工作全部结束之后,钟声才响起。

接受现实是消除痛苦最好的方式,没有之一。

今天阅读的部分是佛陀放弃了一切名利,出家寻道,以及他爱的始终如一。

悉达多太子舍去一切名利。只为出家,同时也离开了他的家人。他有父亲、母亲、妻子和孩子。我开始认为他应该是厌恶了他们,抛弃了他的亲人,去走自己的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正是因为爱,佛陀才去寻找解脱之道。他的爱已经不限于一个人,一群人,一些人,而是对所有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