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滤镜-散文

今天的小结是关于评判他人是了解自己的机会,也是我近两天抄写和朗读的功课。

抄这篇文章时,我大多数体验到的是烦躁与厌恶的情绪,因为我自己并不想抄写,我抄写纯粹是为了完成任务,达到目的。

可是这两天我渐渐体会到这篇文章里说的东西都是真的,比如文章里讲到在外在评判他人。就是在内在里看不惯自己的某个东西,我也通过一件事体会到了。今天晚上我拿了A4纸之后,就回到房间准备收拾一下,开始写小结了。这时门打开了,我吓了一跳,以为是汪海来查房了,一看,原来是猪猪,虚惊一场。随笔的图片

但是当我问他为什么来我的房间时,他却说是问我偷拿了几张A4纸。我当时心里是不爽的,大晚上你跑过来就和老娘说这点事儿,老娘小结一个字都没有动,你还在这里悠哉悠哉的。我厌恶猪猪哥此时的八卦,我在心里评判这是一个烦人精,大半夜的还要找人八卦。

但是我忘了,学堂里我才是真正的烦人精,八卦王。甚至有时候连猪猪都觉得我的话很多,我内心其实很厌恶别人这么称呼,我觉得会很没面子,但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无聊的心去八卦。

我很看不惯自己的八卦,但是我又不想去改变,其实这样也会让我的心很难受,头脑就像一个水杯,念头加多了就会溢出来。我的头脑也是会想要找一个地方发泄,或者说转移自己的情绪。

这时候猪猪哥推门进来八卦了,我要写小结,正好是我不想让他进来的时候。我的心毫不犹豫的把一个个的评判炸弹扔向了猪猪哥:八卦、烦人、无聊、讨厌。

在评判猪猪时,我得到了短暂的快感,因为我自以为解决了一个我不想接受的现实。看,猪猪比我更讨厌,我都不想八卦了,可是他还是在八卦,我不是烦人精,也不是八卦王了,。

可现实无法被改变,迟早有一天,我会发现现实并没有消失,就和一叶障目的故事一样,我遮住的只是我自己的眼睛,而不是现实存在。我又会痛苦起来,并想用评判获得更多的快感。看不惯自己的本质没有改变,再多努力都只是徒增痛苦。

好在文章中也告诉了我如何消除这样的痛苦:心平才能世界平,当我们的心平了,世界不可能不平。为什么?

其实外在我看见的一整个世界,就是我自己心的投射。有一个故事,一个人丢了一把斧子,他觉得邻居家的小孩是小偷,越看越像。他走路,吃饭,玩耍的样子都像小偷,直到有一天,他上山时无意看见了自己遗失在山上的斧子,再去看邻居家的小孩,不管再怎么看也不像是小偷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发生的现实,包括一整个世界都从未改变过,只是每个人看世界都有自己专属的滤镜。而这个滤镜则是不同的评判与看法。

有的人的滤镜是黑色的,他对大多数的事物都很厌恶,有的人的滤镜是黄色的,不管看什么都充满了阳光和乐观。有的人的滤镜是灰色的,对一切都漠不关心。这个滤镜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100个人就是100个不同的样子。

我能改变的从来不是世界,而是自己看世界的角度。既然我们没有能力改变现实,改变世界,让他们更美好,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自己看事情的角度,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滤镜呢?

有一个人在扭动身体,我定义他很欠揍,但是我不能改变那个人在地板上扭动身体的现实。我很烦恼,痛苦,但是如果我换个角度看这件事,把这个人扭动身体的动作看成在跳芭蕾,那么我可能会觉得他很可爱。我可能会有点佩服他,因为我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跳如此自由与豪放的舞蹈,。

他的动作完全没有改变。而我看见的想到的和感受却完全不同了。因为我换了个角度看这件事。

当平心地,则世界地一切皆平!

今天我阅读的是《终止内心的暴力》这一篇章,主要讲的是佛陀感化了一个杀人犯央掘摩罗的故事。其中央掘摩罗自己说,是因为人类的虚伪和残暴才开始杀人的。

我觉得世界的残暴可能只是自己的定义,世界一直都是那样。可是央掘摩罗只看见了大家凶狠的一面,换一个角度,他又可能看见众生真实与善良的一面,他也忽略了,正是因为自己的心里的凶狠残暴,导致他只能看见凶狠和残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