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还需心药医-散文

今天中午我玩儿完手机就去开会了,依然是没有敢迟到。开会之后大概五分钟左右,尔谦从门口进来了。为方便,以后在我的文章之中,唐氏四姐弟,(尔谦、尔蔓、尔卉、尔希)分别会称为大唐、二唐、三唐和小唐。

但大唐上厕所一是没打报告,二是没在中午上厕所时上三个小时都不用。一开会就来上厕所,所以汪海给予处罚十元的罚款。当时二唐说大唐流猫尿了,我就知道有好戏看了。随笔的图片

汪海听了还是不慌不忙的和大唐说着话。后来我们一致给出了决议,就是大唐给大家一人买一根烤肠。我自然也是举双手赞成,因为我自己也可以得到一些利益。

哪里知道大唐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还是在流,似乎不满汪海的说法一样,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当时我的心里有了一些评判和看法,我觉得大唐这个人是真的作心。流眼泪连个话也不说一句的,装的自己好可怜,不也是想达到想求关注的目的吗?后来这件事也就这么决定下来了。开完会之后,我就去锯木头。

锯木头的时候,汪海也提到了一件事,No作no die。这是年初的时候网络上的一句流行语。意思大概就是不作心的话就不会死。

die这个英文单词是死掉的意思,就成了一个网络用语。当时如果有人说这句话,我也只把它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待。但是今天我想到这句话也不是说着玩儿的,有谁又敢说生理和心理就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拿当下最流行的新冠肺炎疫情来说,在这个医学发达的时代。我们都知道会得病是因为病毒的传播,大多数人会觉得它和心理没有什么关系,毕竟这个病并不是你说不得就可以不得的。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但现在仔细想一想,好像并不是这样的。我想象了一个情境,我的心很无聊,很孤独,感觉很空虚,这当然和病毒没什么关系,别给新冠抹黑,这只是心病。

虽然心得了病看不见,但往往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才是最可怕的。看不见的心的病,驱使了我看得见的双腿往人多的地方走,往人多的地方追寻一种存在感。别人认可我的感觉,追求一种快感。

我去八卦,去聊天,去和朋友happy,让心病不断的加重,于是第二天,咳咳,我喜提新成就,小“阳”人。

这就是心病变成身体病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每一个疾病之后都有一个我们顽固不化的念头,它或许是抱怨、评判、恐惧、愤恨、作心真的会导致疾病,甚至我们认为的不治之症,艾滋病、脑血栓、肿瘤。

珍珠是怎么形成的?一个杂质掉进了蚌壳里,蚌自身不断分泌物质包住这个杂质,最后形成了珍珠。

珍珠是珍贵的,因为疾病是我们看清自己的机会,你每抱怨一次眼前的现实就是自己又分泌了物质,包住了真相,其实最终你的那个念头才是真相所在,疾病只是外在的表象而已,。清你内在的那个念头。瓦解疾病。

其实我们怕的从来不是疾病,而是我们对疾病的评判。得了病会死,大家都说得了这个病很可怕,得了病不好,不能上班挣钱了。其实这也是一种心的病,只会让你痛苦。疾病没来很好,但如果他找上门来的话,那我也接受,看见现实,否则也是一种病。

老祖宗的话说的好,心病还需心药医,身体生了病,可以用布洛芬、阿司匹林来解决,但心病了就只有一种药,那就是觉知。觉知,并非是钱多就可以买到的,想要觉知,就拿诚实来换。

你说你的身体没有病,那赶紧审查一下,你的心还健康吗?如果你有心病,别犹豫,赶紧治一治。

今天自我评价的工资是六元加一元等于七元。今天的六元算是基础工资,加一元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晚上的事处理的比较好。晚上三唐在被子里摇头,玩儿手,他应该是以为我看不见,昨天也是这样,昨天我并没有管他。

今天看见了之后,我等了一会儿,看他不自觉,我就说了一句,我看得见你的动作,这是第一次。之前我也和三唐说过关于事不过三的问题,过了一会儿,他自己就睡觉了。

今天阅读的部分是《生命无常,疾病,死亡,总让人措手不及,追悔莫及》。是的,我们无法控制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看似遥远的死亡,可能是随时将至。但是我们要学会万,物无常也是一种常,没有哪一个事物是恒定不变的,这个道理是不变的。

但无论现实是什么,你都不去抱怨它,评判它,充满爱的接受它也可以是不变的。虽然我们没有能力转山河大地归自己,那就转自己为山河大地。

接受现实就是消除痛苦的最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