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的运动项目仍然是下腰绕着操场走三圈,经过了这两天的练习,这个项目对我来说还是简简单单了,三圈的下腰很快就走完了。

这两天也没有什么别的运动项目了,我就去汇报工作了。汇报工作的时候,汪海对我说,让我练习无声搬轮胎走一个来回。

无声搬轮胎是最近发现的一个搬轮胎方法,因为我们搬的大轮胎很重,搬的时候,哐哐哐的声音难免吵到了邻居。这种搬轮胎的方法就是先把轮胎正常的搬起来,但不是哐的一下砸下去,而是慢慢的把轮胎放下来,这样也不会发出很大的声音打扰邻居,自己的身体也可以锻炼,一举两得。所以最近大家都开始了练习这种方法。随笔的图片

刚开始听见这个命令时,我感觉到不应该和不想做,我想我的工作就是下腰走三圈,现在我已经做完了,我不应该再做了,我做不到,我不想做,我给自己下判断的依据是什么?因为我以前搬轮胎很费劲,我的力气比较小,所以我现在也搬不好轮胎。

后来我就站在那里说了一句不要,但是我并没有停止走路,因为我知道这个命令我是推脱不了的。

那么我说不要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表达我的不满,是想要对抗现实,还是我第一步否认了自己?

我觉得这些原因都是的,我自己心里认为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但现实是我仍需要工作,不面对现实令我痛苦。

当我自身的存在已是那样,我却疯狂的贬低自己,否认自己。这也是不面对现实的一种,这是自卑,它也令我很痛苦。

拿今天早上的事情为例子,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比如给自己找一个理由不搬轮胎偷懒,我会说我做不到。我不能做,但我心里其实明白,现实的存在我只要想就可以做到,对自己的否认也是我创造出来的。现实并不是这样,就好像一只苍蝇被困在了一个透明的瓶子里,当这只苍蝇几次逃跑,发现周围有一堵看不见的墙时,否认它自己的概念也就产生了。我做不到,我逃不出去。

这时,如果你把苍蝇从瓶子中放出来,这只苍蝇也不会飞了,因为苍蝇对自我的否认和评判,形成了一堵比瓶子还要坚固的墙,把苍蝇困在了自己的认为之中,浑然不知,只要振翅一飞,就可以飞向高空。

而我们人类不也是一样吗?觉知的大门从来没有向我们关闭过,只是我们自己的认为和念头把自己困在了不存在的牢笼之中。有角度让你像一棵树一样被固定在某处,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我也像那只苍蝇一样自己否认了自己。我对我自己的评判和认为在我身边建起了困住我的监狱。

该如何破解这个困扰我们生生世世的监狱?《应该不应该》告诉了我答案。拔掉你的角度,走出你的认为,对每一个现实都接受,要做,接受,要吃,我也接受。自己是这样,我仍然不评判接受,有了这样的定境,再也没有可以困住我的东西,我已经和道浑然为一体了,觉知也自然就来了。最后我也搬完了轮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牢笼都是我的想象,。

拔掉你的角度,走出你的认为,你就是一个自由、智慧、流畅的人。

今天自我评价的工资是六元加一元等于七元。今天晚上,我三唐和二唐发生了一些小冲突。据我调查,大致起因是二唐想换回两个星期前曾与三唐交换过的剪刀,也算引起了一场风波。

我和带领二唐的人一起处理了这件事,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二唐陪三唐1元。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今天教拼音也感觉认真了一些,但明天需要另找时间来学习。晚上尔谦表现的比较急躁,想快点写小结去,所以今天学的也不太认真,今天踢了尔谦五下,他踢了我一下。

今天阅读的部分是《痛苦,是因为在用错误的方式生活》里面。佛陀说了一句话,没有什么是讨厌的,也没有什么值得反感。的确,没有任何一个事物令我讨厌,让我自己讨厌的只是我自己的角度和认为,而不是那现实本身。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起念头,除了我自己。

如果你还去怪那现实。就像你用手不停的拍打一堵墙,最后拍的头破血流,还怪那墙太坚硬一样,起源的人是你自己,解决源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