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有必要吗?

1 没东西写也是可以写的

 

随笔的图片

今天上午在开会的时候,我听到了小胖说他在什么时候会感到很孤独还是什么,我有了一点感受。

 

我理解的是他在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时候会有孤独的感觉,我也有过,就是有时候在写小结,突然好像没有灵感了,然后就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写。

 

之后就觉得自己好像很孤独,好像什么事也做不出来了。

 

从前我有,现在也有。

 

那个时候,我在从前就是直接倒在椅子上发呆,等到灵感再次到来了再继续写。

 

以前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我会去看到它,因为我也是抄过一篇关于孤独的文章的,还是有一点理解,我就去运用那些理解来看见这个孤独,现在我懂得去觉察到它。

 

还有现在我觉得没有东西写,我就会问自己,这是真的吗?

 

然后我在觉得我没有东西写的时候,我就把这个念头给写进去,永远不会没有东西写。

 

没东西写了也不是真的,就算是没东西写了也是可以写的。

 

还有如果真的没有东西写了,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那我就厉害了,还没有一个人是真的没有东西写的,那我作为第一个没东西写的人,是不是要呗表扬啊。

 

再说回刚刚的事情上,遇到了这种孤独,我现在觉得那肯定是要去觉察一下,然后写下来啊,这肯定能够写很多个字。

 

 

2 回家与在学堂

 

 

今天下午我在洗碗的时候偶然听到了我妈过两天就要走的消息,就是很快就要回家过年了,我就想老妈又没和我说,不会是不带我回去了吧。

 

我就是想回家过年去,毕竟回去了还可以不用干活,还有大鱼大肉吃。

 

那么爽,谁不想回家呢?

 

我又想起来老妈和我说过很多关于回家的问题,就是说我过年想回家,老妈就说,我回去了能干嘛呢,就是这个意思,还有回去还不是和现在一样,该干嘛干嘛。

 

不过我那个时候没怎么细想,就是想说服老妈,让她把我带回家去,但是我回去的目的是什么呢?当然是想回家去享乐了。

 

在家里顶多就是提几桶水去浇一下菜,也没多重的活,我回去的目的不就是吃喝玩乐吗?

 

那这几样学堂也能做到,为什么一定要回家呢?

 

我想了一下这个问题,以前还没怎么想过,就算是想到了,也会因为不想面对而不再想这个念头,但是我今天就要梳理一下。

 

我觉得这当然是因为家里可以比学堂放的开,可是这一点我自己就可以做到,只要让自己的态度变得自然就行了。

 

就是说家里的规则没有那么完善,还有我的外婆,就是我妈让我干活的时候,我还可以去和我外婆求求情,让她告诉我妈我不干活。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谁不想要啊?

 

如果把学堂和家里拿起来比的话,以我的思路来看,是个人都不会拒绝回家的。

 

然后我想我这样的模式校长肯定知道,那他就不太可能把我放回去了。

 

但是我又想,回去不回去其实都是一个练习,那就是练习我过年不回家会怎么样?和家人在一起吃几顿饭是不是有必要的?

 

如果不回去,那就是看我在学堂的表现,如果说会把我放回去,那是对我自然心和分别心的练习。

 

先我和那些“长辈”的说话和交流方式一直都不是很自然,好像到了他们面前我就像一只蚂蚁一样,但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并不是,我和他们一样,本质上都是一个人,没有什么不平等。

 

他们有的模式我都有,那我为什么不能和他们平等呢?这是我练习的一个重点,另一个就是分别心。

 

就是我在食堂和在家家是两种模式,那么这种分别心从何而来?这就是我练习的另外一个重点。

 

我就想,校长要是放我回去,可能是给我一个练习的机会,也是在考察我,如果说我的模式还像从前那一样,那下次就可能不会把我放回去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下次了。

 

我在想到了这些东西之后,我觉得我对回家的期待好像并不是那么多了。

 

我现在看到了,那无非就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而且不回家与回家本身没什么区别,都是练习自己的机会。

 

如果说我表现的是老模式,那么可能连下次回家的机会都没有了。

 

 

3 高等与低等

 

 

今天我看到了《佛陀传》的“每个人的眼泪都是咸的”这一章,这一章讲的非常的经典,就是讲佛陀接纳了一个“不可接触者”进入僧团之后,国王又来找他谈论了一下关于这个人的事情,我看到了这章有了体会。

 

我发现我和书中的不可接触者很像,从小被传统观念灌输了很多的概念。

 

我就觉得我是一个像不可接触者一样的,家里面那些人就像一个个高层级的人,搞得好像我不能直视他们,不然我就会怎么怎么样。

 

然后我这个十年都为这个观念所困住,我就真的以为我是这个不可接触者了。

 

但是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发现并不是这样的。

 

我和他们一样都是人,我没有理由被看做是低等的,我也不是低等的,我现在看到了这点,接下来要努力的去实行它。

 

而这个低等也是我自己看的,我认为我是低等的,那也就是说我的高等还是低等全是我自己就可以决定的,和他们无关,所以只要我想,我就不是“低等”的。

乘风领域(www.4080so.com)分享生活随笔
乘风领域 » 回家过年,有必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