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的启发-散文

1

今天下午我和知原出去徒步。

汪海和我说今天下午要去徒步的时候,我心里很烦,也很害怕。烦的是为什么这么晚了,汪海还要让我出去徒步。万一回来已经很晚了,怎么办?害怕的是如果很晚了的话,只有我和何知原两个人的话,那我们会不会被人贩子带走?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再也就回不了学堂了?但是这些都只是我的想象,况且这时我们也要快出发了。你就暂时没管那么多,走了。

我在李老师那儿取了20块钱,后面张智晴说她也要去格塘。就正好和我们两个碰在一起了。这使我很开心,有个人陪我们了,这不很好吗?但是我不会觉得这是必须的,因为有人陪我福份,没人陪我是本分。随笔的图片

由于下午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时间比较紧迫。而且晚上六点钟就开饭了,所以我们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出发了。我很怕吃不上饭,我怕吃不上饭,是因为我感觉因为我干了活,所以我必须吃饭,不然我干这个活有什么用呢?放屁。

开始路上飘了一些小雨。从学堂到格塘的路,挺远的。有个6.5公里的样子,我们几个的话,如果慢慢走至少也要走个一个多小时。

开始我们在翠英超市买了一点东西,换了一下零钱。这时我的那些烦恼,脑袋里的那些万一全部消失了。有可能是因为我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零食上。也有可能是因为慢慢的我把这件事看透了,也就不再害怕了。那时我的那些烦恼已经烟消云散了,唯一的想法就是往前走。聊聊天,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这时我的烦恼,其实只是我头脑中一时闪过的念头。只不过像是我脑袋中一划而过的流星。只是一瞬的事儿罢了。所以我们可以不需要把那些念头当作永恒的存在。比如说自己感觉很烦,自己心里就忽然感觉我要一辈子都这么烦下去了。可是这个烦只是你漫长生命中非常非常渺小的一部分,干嘛把台式作为你的整个生命呢?如果把渺小的一个过程是为你的整个生命,你就会很难受,因为你觉得这一辈子都要被他缠身了。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这只是你的想象而已。

很快,我们便走到了翠翠超市旁边的一个小超市。我们在那买了一些东西,就准备向翠翠超市出发了。

这时已经五点多了,我非常不想去翠翠超市。因为这个时候我心里面的念头已经上来了,去了翠翠超市,晚上回去就吃不到饭了。还要花那么久的时间。

可是我身边的两个人都同意去翠翠超市。知原想去买奥特曼卡片,张智晴想去买东西。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我也只能去了。

这时少数服从多数是真的规则吗?是我们一起规定要遵守的东西吗?如果我不想跟着他们去,可是他们都想去的话,那我就一定要跟着去吗?不一定。我跟着他们去,可能只是单纯的我想去或者跟着他们去,而已。但是问题是我不想去。

此时我要借着少数服从多数的这个标签来掩盖内心的害怕和恐惧。我害怕一个人走回去,不想一个人走回去,感觉一个人走回去的路非常的漫长。而且其实我自己那时也很想去翠翠超市,只不过觉得路程太远罢了。

生活中很多时候我都会像这样用标签来掩护自己,真实的内心。想用那些表面看起来的去掩盖真实的。就像掩耳盗铃一样,感觉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来了。感觉只要用标签遮住自己的内心,别人就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了。殊不知别人早已看透了标签。就跟掩耳盗铃的作用一样,捂着耳朵以为这样别人就听不到自己偷铃铛了。殊不知别人远远的就听到了铃铛的声音。

后面我还是跟着去了,因为我知道翠翠超市有很多好吃的。很多吃的都是学堂附近没得卖的。难得来一次,为啥不去翠翠呢?我也就跟着他们两个去了。

进了翠翠,带上口罩。现在外面有疫情,就连翠翠这样的超市也要戴口罩了。虽然翠翠算是比较大的,但是所在的地方也是人比较少去的地方。基本上都只有附近的人才会去那个超市买东西。

我和张智晴用很长的时间挑完东西,然后等知原买了几包奥特曼卡包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因为等我们挑完东西已经快六点了,再不赶回去就来不及了。当然,现在赶也来不及了,我们只是想快点回去。

这时心里的念头又起来了,听说今天晚上吃大餐,他们会不会给我们留啊?汪海会不会给我们留吃的呢?如果不留了的话,零食又吃不饱,我们应该怎么填肚子呢?我又没有买泡面。

看看,不知不觉的我又在担心未来的事了,还没有走到学堂,还有好几公里的路程呢,我就在担心回学堂怎么填饱肚子?这不是白操心吗?但是后面专注于走路,慢慢的就啥也没想了。

开始我们走的速度比较慢,张智晴和知原偶尔跑一跑,我因为背包的负重比较大,而且肚子也被零食填的比较饱,所以不想跑。但是他们两个有时候还会停下来等等我的。这是很好的一个地方,我不会被一个人落在后面。

后面我们走的速度算是中等了。大概七点多的时候我们走到了已经接近学堂的一个路口,我们又往前走了一段。

这一段相当于一个住宅区。虽然是农村,但是这条小路房子还是比较多的,基本上是一路的房子。在我们进入口的地方就有一间房子。这些房子因为地方比较宽广,所以建的也比较大,基本上都是两层的。

在我们到离路口最近的一顶房子时。房子里坐着一个老奶奶。由于我近视,我也看不太清,就暂时描述为老奶奶了。旁边还坐着一个女的,像是他的女儿。房间里以前应该还有一只棕色的狗的,今天不见了。

此时还在想这只棕色的小狗到底去哪儿了?这时房间里的那个女的忽然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距离比较长,我也听不太清。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快把那几个小孩带走。

周围只有我和张智晴几个,屋子旁边已经没有别人了。我在想说的会不会就是我们三个?太可怕了。

为什么会觉得可怕呢?因为这个行为一反常态。平常晚上如果我们经过这些住宅区,这些邻居一般都不会管我们的。有时候只是看我们一眼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慢慢的我们也习惯了。但是今天他们居然管了我们,还说要把我们带走。

所以按照我以前的常识,这就是个这就是个拐卖小孩的人贩子。怎么办?怎么办?今天我遇上人贩子了,我小命不保啊。

此时路上一直都在各自聊天的张智晴和何知原忽然喊了一声,快跑。

我的身体仿佛接收到了信号,背着那个我感觉很重的包一颠一颠的跑走了。

其实这时不是因为我害怕,毕竟当时我没有太听清那个人说的话,而且就算我听清了。那个人离我那么远,我怎么可能会害怕他们?还是后面张智晴告诉我的。只是看着张智晴和何知原他们两个跑了,我就跟上去了。毕竟我不想被大部队甩在后面。

此时我追上去是为了什么呢?为了快点回学堂?为了不被人贩子拐跑?都不是。我只是为了追求一种所谓的安全感。为了和张智晴和何知原在一起,因为人多,让我感受到一种所谓的安全。

我被人包围着,我是安全的,因为我身边有许多人守护我。这是我内心的想法。

但是这只是我的一种想象世界上除了我的爸爸和我妈妈,还有我的一些亲戚之外。谁会费那么大的劲去守护我呀?你就算爸爸和妈妈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守护着我。

所以这个安全感其实是虚假的,那我去乞求他又为了什么呢?这个目前我也不清楚,还需要后面去慢慢探索。

好了,这就是今天的小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