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需要他-散文

今天晚上妈妈给我艾灸,因为我最近肚脐眼总是有一点疼,只要遇到空气而且不冲温水的话就会疼。我自己也提出要艾灸,原因是好久没艾灸了,而且肚脐眼有点疼。妈妈同意了。

 

那时感觉心情不错,可以艾灸了,因为我觉得艾灸还蛮舒服的,热乎乎的,只不过有点烫。艾灸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害怕,害怕这个烫的东西。

 

艾灸时提出想听会儿故事。原因是我想听,今天我睡得比较早。以前睡,如果睡得早的话,按理说是可以听一会儿的,今天妈妈没有同意。

 

这时我觉得我需要听播呀(我用来听评书的音频软件,里面有很多故事,我一般会选择听评书。平时都是拿他去听),我需要去听他我才会感觉自己满足。于是便提出去听他:“我需要他!”心里的一个声音,这样说到。可是妈妈没有同意。

 

这时我感觉我需要去听故事,这是真的吗?

随笔的图片

不能听,有点伤心。伤心我这个博雅不能听了这些时间竟然不能听博雅,讨厌。静下来想我真的需要吗?

 

第一个想的问题,我真的需要去听这个故事吗?如果我不听这个故事,我会失去什么吗?缺一条胳膊,少一条腿?似乎并不是这样,他只是我想的一根柱子而已。我要抱着他,我要依靠着他,我才安心。好像没有这根虚拟的柱子,我就会倒下来一样。

 

事实上是什么呢?即使没有虚拟的这个柱子,我也能站起来。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我断了一条腿,不依着柱子走,我就站不起来了,不拿着拐杖,我就走不了路了。

 

那我为什么还想听呢?是想靠这个故事来弥补我的空虚感?在艾灸时候的无聊感觉这些时间被白白的浪费。亦或者是好久没听了,想要去听一下寻找一下靠着柱子的感觉。仔细想一想,好像都是这样的,昨天妈妈好像也没有给我听故事。所以我就想听故事,想找这个感觉。想听一听这个。想象中“久违”的故事。

 

第二个问题,这个柱子,这个故事我需要吗?我必须要吗?其实解决上面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已经迎刃而解了,不需要靠着这个柱子,我也能走路,我也能站起来。这个柱子并不是我实际需要的,是我想的是虚伪的。我只是想碰碰她而已。碰得着吗?碰不着。柱子是虚伪的,我每次碰她都是想寻找这个感觉,而已。就像害怕梦里的老师一样。你虽然害怕他,畏惧他,想让他走,但是他永远都是虚伪的,不可能有一天忽然梦里的东西就蹦出来了。当然,这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是几率很小而已。我只是想通过这个来说明这只是虚伪的你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找那个感觉并不是为了碰碰她,不是为了拿走它更不是为了去理解他,只是去想想他,感觉他。

 

后面也认识到了,我并不是一定是需要这个故事。而是我想去这个柱子,想碰一碰他,想感觉一下这个柱子的质感,想看一看他而已。

 

很多东西都是一样在那时我认为我需要只不过是想去感觉这个虚伪的东西而已。比如说购物,我感觉她那么那么好,那么那么好,因为我想去感觉他感觉这个图片上的实物感觉这个。存在于手机里的一张图片,一个网站,一个评论,一些文字。静下来仔细想我需要他们,我需要依靠,这个虚伪的柱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