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掉你的角度-散文

今天中午使用了手机,还是三点钟开会,我02:57就进了门,放了手机准备开会,开会时讲了一些事情,但我也忘记了。最后汪海给我安排了一下下午的工作,锯木头。

散了会之后,我就拿锯子准备干活去了。到了柴火房,地上有一大堆柴,大概堆了一米高,覆盖了五平方米还不止的地面――别误会,下午我不需要把它们全部锯完。仁慈、(凶狠、残暴)的汪海只给我安排了一根只有我两个手腕粗的木头。

我笑了,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易如反掌。拿上锯子,我就去锯了。尔蔓的工作量也和我的差不多。

过了不到十分钟,我就把我要锯的木头锯完了。当时汪海也在柴火房运柴,我就找他汇报工作去了。汪海和我说:“再锯一根。”就又给我拿了一根和第一根差不多粗的木头,叫我锯成两截。

当时我心里有情绪了,说好了只锯一根,为什么又给我安排了一根?我不应该锯这么多,我只想锯一根。我反对现实的存在,所以我起了情绪,我觉得现实不应该这样。

于是我就在那里喊:本来我只要锯一根木头的!可汪海回答了我一句,小猪本来还睡浴室呢!随笔的图片

汪海的这句话也给了我一点启示,世事无常,此时非彼时,我用以前的标准衡量现在的东西,痛苦是必然的,既然要再锯一根已经是现实,那么我就接受它,逃也逃不掉。

于是,我又开始了埋头苦锯,这根木头的质地比较好,锯我只用了五分钟左右就锯完了。我心里想着,没那么难。于是我就去找汪海汇报了。汪海说:好,可,以再来一根。于是又给我一根,叫我锯成两半。

这时,我的心情好像刚走出撒哈拉大沙漠,又一下子掉进了南极冰川一样,两极反转。无奈,我只能接受现实,那我就去锯。汪海说,这是最后一根,倒是给了我一点心理安慰。又锯了十分钟左右,终于锯完了,我满心欢喜的去找汪海汇报工作,。

“可以,再来一根。锯两刀,锯成三截。”汪海这么说。此时我的心情已经无法用人类的词语来衡量了,我很好,我没逝。

看着旁边还在悠闲锯着第一根木头的尔蔓。我心里萌生了一些嫉妒的念头,凭什么人家锯木头可以只锯一根?不公平。

我看见了一个别人的标准,并想拿这个标准来衡量我自己,我自己也有属于我的标准,如果站在别人的角度来看我,别人可能会想什么?

我也想和小宁一样,中午玩儿一个半小时的手机,我也想要写文章,赚好多好多的钱,我也想去上学,想要会做那么多的手工,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的标准也不是别人的。

如果我们只是盯着自己没有的得不到的看,那我们必定会痛苦和失望。在生命中,并不是只有得不到和失去。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看见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我们就会感到幸福了,可能得不到某物的现实并没有被改变,但是角度的不同,却让现实变得好像更美好了。

有时候我们要换个角度,看见不一样的东西,为失去了月亮而难过,你还会错过满天的星星。最后,汪海又让我又锯了一根木头,并说这是最后一根,要锯成三段。我也习以为常。好在这一次,汪海并没有撒谎,锯完真正的最后一根木头之后,我就去抄写了。

问题来了,你知道我锯了多少根、多少刀,多少段木头吗?答案请看下回公布。

以下部分是我今天的阅读理解:今天阅读的部分是《生老病死,犹如四座山》在佛陀与频婆娑罗王的交谈中,佛陀问了他一个问题:如果在东南西北四方来了四座山,沿途上压死了每一样的生物,这四座山不可阻挡。你会怎么办?频婆娑罗王回答之后,佛陀解释道:这四座山就是生老病死。的确,生活中我们不想接受的现实,也像这四座山一样,无法逃避,接受,才是最没有痛苦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