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嘴巴的才叫八卦?

今天早上汪海出门了,我们就疯狂了,八卦、打雪仗、放炮,我们玩儿的不亦乐乎。

下午汪海回来了之后,我们就一起去六嗲家,因为六嗲前两天过世了,我们被邀请去吃席,因为去的时间比较早,我回来的也很早,甚至还不到六点,我就先玩儿了一小会儿,等到06:10的时候,我就听见有人在外面放鞭炮,虽然我很想出门去八卦。但我还是忍住了。随笔的图片

过了一会儿,06:30多分了,我看到洗漱的时间到了,就通知三唐去洗漱,他说他还要换拖鞋,我就说我先去了,你换好了拖鞋马上就过来。三唐说好,我也就走了。

去到洗漱间的路上,我看见张智敦和猪猪在厕所里八卦,我听见了一些词语,比如说抽奖,圣遗物,我觉得他们是在讨论关于一个叫原神的游戏的。

我曾在八卦中听见过这些词语,听见了这些词语,我也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东西。因为我平时没有玩儿什么游戏,有时玩游戏也不玩和别人一样的游戏,所以一八卦到游戏的话题,我就插不上什么话,只能在一边听着。

今天自然也是一样,我对这个游戏的了解可能比不上猪猪哥,但是在我闭嘴的时候,我心里的念头也也开始了翻滚,“要不我也去八卦?说不定有我插得上嘴的地方。”“不可能,万一等会儿汪海下来不是会被拍成肉饼?我还带了一个三唐。”

我的心里开始了利弊的权衡,最后我选择了不八卦,因为我想如果八卦了,我也不一定八卦的很爽,八卦的痛快,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会被汪海拍。一点好处也没有。溜了溜了。于是我去洗漱间洗脸刷牙。洗完脸后,我出去准备看一下三唐为什么换了个拖鞋,换了这么久,这时我听见汪海的声音光速冲了下来,直奔洗漱间。我就赶紧出来了。汪海在洗漱间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后来我在倒水壶时又碰见了汪海,汪海问了我几句话,大概就是问我在洗漱间八卦开不开心。我就想辩解,因为在我的定义中,八卦向来是要接受惩罚的,我一句话也没说,应该也没有八卦。汪海搞错了,我不想被惩罚。

但是我并不是没有八卦。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在用另外一种形式八卦,谁说只有几个人,一群人聊天才叫八卦?自己的念头和念头打架不也是叫做八卦吗?八卦的本质是谈论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从这一点来看我心里的八卦,和张智敦他们的八卦也没有什么不同。

猪猪哥他们谈论的游戏。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他们只是人创造的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我的想象也是不存在的,它只是我的头脑在创造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而已。他们都是我们模拟的创造出来的八卦的对象,但是只是八卦的形式不同而已,本质并没有改变。

汪海这句话也提醒了我,不仅仅是聊天,说话才叫八卦。只要你没有看见现实,就是处于八卦和无明的状态,时刻觉知。

今天中午给姥姥打了两个电话,姥姥也没有接,这正合我意,正好可以玩儿手机去了。下午吃完饭之后,老妈又来找了我一趟,让我给姥姥打一个电话。

开始我心里有点儿念头,觉得我不想打,但是后来我想起昨天晚上我小结梳理的,没什么可以怕的。说了不够,还要做出来,于是我还是打了电话和姥姥说生日快乐。姥姥和我说“快乐,快乐。”听姥姥这个语气,我被我心里的认为和评判吓了一跳,姥姥不会真的有情绪了吧?

至于姥姥到底有没有情绪,我也无从而知,但是至少我从嘴巴上的交流上体会到了,姥姥应该还是有一点开心的。也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可怕的事情,我也表达了我的心意。

今天自我评判的工资是六元加一元等于七元,今天我主要是带三唐带的不认真。穿拖鞋我也不等他一分钟,自己要图快先走,洗脚我也不等一下,自己率先撤离,所以今天只有六元,。

今天教拼音的感觉也比较好。尔谦的自主性也肉眼可见的变强。他自己找不会的字查字典,告诉我怎么读。今天的任务有抄写十个拼音字母,每个三遍,默写所有的声母以及查字典。明天可以结束拼音字母的学习了,开始学习拼读和整体认读音节。

今天阅读的部分是关于佛陀说的一段话。我手中的莲花,对于活在当下的人才是真实的。我刚开始有一点疑惑,莲花本来就是一个现实,为什么会因为没有活在当下而改变?后来我想,如果一个人没有活在当下,看到眼前的这朵莲花,他能看见的只是过去,无穷无尽的痛苦和将来可能无穷无尽的痛苦。这朵莲花和现实一样,在他眼里已经消失了,他哪能体会到现实的美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