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心的事情-散文

1

今天我们学校只放一天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心里也就没底儿,一直在想着,万一走的时间太晚了,写不完作业怎么办?完不成那个怎么办?这个怎么办?

躺在床上也在翻来覆去的想这个事情。

所以我就睡觉的时候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今天早上四点多钟一起来晃悠了一圈,去李老师房间工作了一会儿,但心里还是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之后就上去问妈妈什么时候走了。

但是我刚刚上楼的时候。妈妈已经醒了,我问了一下妈妈,妈妈说不要管了,这是今天晚上的事。今天晚上的事情,今天晚上说吧!随笔的图片

我的心里变得有点急,什么今天晚上的事,昨天你还说是今天的事呢,今天怎么就不说了呀?我要知道什么时候走才能准备呀。不过我妈妈不告诉我,我也没办法,我也不知道咋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我就只能去干自己的事情。

在我想了解一个事情的时候,别人不让我了解我的欲望又没有那么强烈我就走了,第一是因为我根本不怎么想了解这件事情,第二是因为对方不想给我答案,我也不想再说了。

就一直晃晃。晃到了上午,晃到了下午,玩完了现金流,吃完了晚饭。我还是没有等到任何消息。

这使我有点急了,说好了说走的呢,会不会不带我走了呀?

此刻,我已经在心里预备好了故事。就好像那个故事是别人事先为我放好了一样。一看到了,晚上还没消息,我的心就开始自动播放故事。

啊,会不会写不完作业呀?会不会明天早上回去?明天早上回去,我上学还来得及吗?

我又继续在心里放映故事,如果我上学来不及的话,又要被老师骂一顿,数学作业,语文作业,英语作业一个都没带来,一个都没做。不仅要被老师骂,还要被爸爸骂。我真的是太可怜了。

吃完晚饭,继续苦苦的等消息。

这时我的表现就像蛋糕摆在我眼前,我可以去吃掉它,当然,这是我的选择,但是我想要蛋糕,却偏偏懒得去吃掉它,这不是徒劳吗?这说明我根本不想要这块蛋糕,就和我那时的表现一样。想得到一个回应,但却不去要求别人给我这个回应,哪怕说一下也有点几率不。我现在是一句话都不肯说。纯粹是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回应。

那时我只关心我回家来不来得及写完我的作业?

表面上我是对这个回应关心关心着什么时候能回家,看起来我是关心的,家里那些事儿关心着爸爸。看起来我是关心什么时候能回家,其实这些都不是我的目的,这些表面上看起来的我的目的其实都是在为我回家,什么时候能写完作业打底。

学过美术的朋友可能就知道,如果想要画出一幅好看的画的画,就要打底。当然,如果你画工好的话,不打底,当然能画图,非常好看的画。不过打完底之后才能映衬出上面画的美。就像我今天的表现一样,我并不是直接问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做完作业,而是问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这样一看是不是就特别有面子呢?我既然这么关心我的家。

但是你看见的其实都只是我的打底,真正的话,其实隐藏在打底的后面。所以我真正的意思是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补作业?

同样的一个意思,如果我说的是我今天什么时候能回家补作业的话,就会显得我很没面子啊,这个人怎么现在回家补作业呀?对呀对呀,补作业还要求他妈妈。这样就会让我在别人眼里很没面子,因为别人会觉得我不应该这个时候说补作业,也不应该求我妈妈。

但是如果我这个时候说妈妈,我什么时候能回家?那么别人可能就会对我说。能不能回家补作业的态度好转很多?可能还会产生一点很好的感觉,比如说啊,这个孩子这么关心家里啊,连放假去外面也要想着回家回家。这不一下就有面子了吗?

这也只是我的装饰品。

有时候我很爱用装饰品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可能我的真实想法在别人眼里就是一摊肮脏不堪的烂泥,或者是一堆不需要的垃圾。但是那的确是我眼里真实的想法。不过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们眼里那么肮脏,那么丑,那么不好的想法。我就用各种美丽的事物把它装饰起来,把它包装起来。让她看起来光鲜亮丽,让别人都喜欢,都爱看。其实里面包的还是那几个,别人眼中破烂不堪的垃圾球。

但是有时候我们可以不需要去包装垃圾球。因为我们再怎么去包装一个我们眼里的垃圾球,他也只能是垃圾球,最多只能算是垃圾球加了套外包装而已。而如果我们真正去改变垃圾球,让它变成我们眼里最美的球,最喜欢的球,那就好了,不必去在意别人的看法。

看有时候我们看到的,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那幅画,真正的那个作品可能只是他的衬底,可能只是他的装饰品。

这就是今天的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