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的图片

城的春天来得迟缓,可它只要是一露脸,三天两夜便能神色陡然一变。
几乎是破门而入的动静。

要在小城寻春,得不急不躁,性子慢下来。

三月初便有要人脱冬衣的温暖。
春节里头还雨雪霏霏、天寒地冻的,一转脸就春风拂面了。
心急爱美的女孩穿起了裙衣。

但街面上的景象却还停滞在冬季。
树梢依旧不见绿。
星点的迎春花,很孤寂的闪呀闪。

你得知道,春天还早着呢。
可不,一会儿冷空气卷土重来,倒春寒比冬天气势更甚,一夜风呼啸,逼迫你再不敢减衣服。

集中供暖时停了暖气,屋子里就跟冰窖似的。
把棉袄、棉裤套上才能坐安稳。

天天瞅着相山。
一会儿好像绿了,一会又觉得是自己闪了眼。

但春天确乎在一步一步走来。

要知道春天是不是真真切切来了,你得远足郊外,或抖擞抖擞精神,攀爬上电视转播塔那样的高处。

还是上山登顶吧。
我们这个城市最赐福于人的地方,就是身处于平原地带,居然能够躺在山包包的怀里。

用不着太操心冬去了、春来了。
凛冬到了这里,便折损了力气。

耐着性子等到相山上的迎春花开成了片,杏花、桃花与玉兰就脚跟脚的唧唧喳喳的来了。

迎春花真是鲜亮,像一块块飘逸着艳丽的丝巾,舞动在山涧、湖沿,绽开了春天的笑靥。

最美是玉兰,少女那般的灿烂、光鲜,舒展着美丽与娇艳。
只有青春,才会有如此容颜。

春风漾漾的,日光暖暖的。

每一片绽放的绿叶,娇娇的懒懒的在书写着春天的神气。

在山里戏耍的孩子、晒春的老人告诉我们:春天它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