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荡起双桨

让我们荡起双桨

网赚随笔的图片

渔人荡舟的那张有些眼熟。
疑疑惑惑的便觉得那该是十年前我划船的那一片湖。

小城水乡秀美的眉眼、气质,好多年前就露出了端倪。
“沧海桑田”原本是神仙才能见到的事情;我来小城四十年,亲见一块块土地因煤矿停采塌陷而沦为沼泽,最终被美化成南湖、东湖、中湖、溯西湖那样的湖景公园。

十年前政府还没有一投上亿的整治塌陷水面,老百姓自发的搞水面养殖,烈山洪庄靠着水面打响了名头。
有些企业家也看中了这一块的发展潜力,想做水文章。

那是入伏后最热的一天,摊上周末,几个朋友邀着到郊外水面散散心。
他们有熟人包了一大片湖面,搞养鸭、养鱼等生态养殖。

蜗在办公室或是拥挤的城内街巷太久,一听说到野湖子水面戏耍,人也来了精神。

车停在石台、朔里那一片。
那水面辽阔,近千亩的规模。

水面也叫朋友收拾得煞是好看,莲叶牵牵,白鸭戏游。
夏日的炎热也叫它美得减了几分。

我不喜垂钓,耐不住一坐几个小时的慢性,更不愿意诱捕那自在的活于水中的鱼儿。
最想干的就是下水游泳。
但朋友说湖里水草密布,极不安全;心里怏怏的只得作罢。

看见岸边工人用的小铁皮船让我兴味大增,非要操试一番。
几个朋友有些担心。
我便假说早年生于淮河边,操桨弄船那是平常事,我给你们显摆显摆。

生在淮河边常戏水是实,淮河浪里不可能有操桨弄船的机会,也就是在蚌埠津浦大塘或张公山公园摇过几回小游船。

朋友也就信了,一个稍识水性的小弟陪我上船。

踏上船,人摇船晃,几欲站不住。
再三调整,才算安定。
持桨的生硬动作一出,就让朋友们嘲笑我不是显摆而是摇摆。

那铁皮船轻,吃水浅,稳定性差;船桨却过长,站着、坐着划皆不得劲,船便在水里打转转,有时还东斜西歪的。

随同上船的小弟便有些紧张,拉紧船板连喊着小心小心。

到底是河边长大的,没摇过橹,但常见摇橹人。
想着仿着儿时的记忆,那船桨在手里就渐渐温顺了,单桨转舵,桨片吃水不可过深;不一会,那船便箭一般往湖深处跑了。

我与同伴心情大快,不觉意全身已经汗透。

中餐是在一农家小院吃的,麦杆燎锅底,满桌自产蔬菜与鸡鸭鱼肉,清香绕梁。
满头满脑子的案牍之疲乏,叫这夏日的乡野小憩削损了许多。

人又神采奕奕、兴致勃勃的了。

小城要往大美水城的样子里跑,却还是只在有看头的初级阶段滞留。
水是要亲近的,也是极有玩头的。

十年前就一回荡起双桨,犹记如新。

相山踏春来
上一篇 2020-08-21
从天门寺到大方寺
2020-08-21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