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饽饽的回忆

豆饽饽的回忆

啥叫豆饽饽?城里人不知道,胶东农村人大都知道。豆饽饽也叫豆包子,是用煮熟的豇豆和地瓜,加上白糖或少许糖精做馅,外面用发好的面皮包起来的面食,因为包好馅以后,还要把它团成饽饽状,所以,我们都叫它“豆饽饽”。

母亲在世的时候,每年都要做一回豆饽饽,豆饽饽好吃,做起来麻烦。

首先要把豇豆放在水里浸泡一两个小时,然后放到大锅里煮熟,豇豆比较耐火,没有三、四个小时煮不熟。

网赚随笔的图片

父亲在世时,都是他当火头军,烧火煮豇豆,是爸爸的活儿。为了少拉风箱,父亲找些大木头疙瘩,或是粗树枝,添进锅底,大火苗钻的很高,锅里的豇豆在水里翻滚着。有道是:火到猪头烂,一上午的时间,父亲把豇豆煮熟了,母亲把豇豆从锅里捞出来,把水箜干净,再把锅里的水舀出来,又把豇豆倒进锅里,用一把木头锤轻轻地捣豇豆,直至把豇豆捣烂了,然后把煮熟的地瓜瓤放到锅里,加点白糖或糖精,和豇豆一块搅拌均匀,豆饽饽馅就做好了。

母亲把发好的白面,从盆里挖出来,放点面碱,抓把面粉放在面板上,开始搜面,白面团在母亲手里发出:“吱嘎、吱嘎”地声音,几分钟后,面团均匀了,母亲把面团搓成粗长条,再用刀切成一个个面饑子,洒上面粉,用小擀面杖擀成皮,然后开始包豆饽饽。

母亲一手拿着面皮,一只手拿勺子挖豆馅,便开始包豆饽饽了,只见母亲跟包包子一般转着圈、飞快地捏起来,一个漂亮的包子出现在母亲手里,然后呢,母亲再把褶子按平,把豆包团的圆圆的,有褶子的地方做底部,放到玉米皮上,一个豆饽饽就完成了。一会儿功夫,母亲包了一锅豆饽饽,盖好锅盖,父亲烧火,母亲继续包。因为一年包一次,母亲都是包两锅豆饽饽,我们姊妹们众多,母亲把煮熟的豆饽饽给我姐姐、弟弟们分一些,一家十个、八个的,剩下的我们吃,两锅豆饽饽分了之后,也所剩不多了,我和父母、哥哥只能吃两顿。

母亲做的豆饽饽实在是好吃,香甜可口,吃一口还想吃。母亲包的豆饽饽个子很大,我一顿能吃一个半,总是吃不够。我们吃的香甜,父母却要累一天。

母亲到了八十岁高龄时,父亲早已不在人世了,母亲就不包豆饽饽了,因为包一次豆饽饽既麻烦又累人,母亲年龄大了,我们很理解。

如今,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四年多了,仔细算算,有七、八年再没吃过豆饽饽了,我时常回忆起母亲包的豆饽饽的香甜味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