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就是快,快就是慢-散文

1

最近学堂有很多从仓库和木工房里收拾出来的木板来锯。说实话,整理仓库已经是大概一个月前的事了,但是由于仓库里的杂物比较多,从仓库里整理出来的木板到现在还没有锯完,这个工作当然就交在了我的手里。

今天下午我的工作又是锯木头,学堂不知道有多少木头可以让我们锯。

今天下午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汪校长推测是要下雨了,让我们去把门柴火房门口的木头搬到柴火房里面去。

在搬木头的时候,我的裤子一直在往下掉,由于是我和张智敦一起搬木头,所以因为要边搬边提裤子,我的行动有点慢。

这是张志敦生气了,决定让我一个人把木头抬上去,他去把剩下的木头了,原因是我太慢了,他等不及。

那块木头很长很大,又很重。我一个人根本抬不动,只能靠着那一堆木头,慢慢的往前挪。随笔的图片

搬完之后我去锯木头,结果张智敦又把我拦住了,说:你管这叫搬上去了?我只得继续搬,慢慢搬,那块木头的体积实在是太大了,我只能一毫米一毫米的往上搬。

就这样来来回回了很多次,后。我终于把那个烦人的大木头运到了张志敦认为好的位置。

那时感觉张智敦怎么那么烦人?明明是要一起抬的木头偏让我一个人抬。比我大几岁了不起哦。可是不管怎样,这都是我任务的一部分,做完算了。

过不久我搬完木头就开始锯木头了。今天我要锯几根比较细的小木头。我系了一下裤腰带,然后去锯了。

锯了没一会儿,天空飘起了小雨,我赶紧转移阵地,把木头搬到柴火房里面去锯。

碰巧张智敦正在整理柴火房。我靠在木桩上锯木头,他说这不能锯木头。我在架子旁边锯木头,他说这不能锯木头。我靠在凳子旁边木头他说那也不能去木头,我架在大木头上面锯木头,他说那也不能锯木头。我坐在地上锯木头,发现锯子是弯的,锯不了。张智敦又叫我别坐在地上锯木头。

当时我想哪儿都不能去木头?你说哪能锯木头?以为自己能给我们选木头,就很了不起是不是?

唉,只不过张智敦比我大个两三岁的样子。而且他打架也比我强很多,这样的人我是不得不服从,虽然内心对他已经很烦了,但是他的实力比我强,无奈没办法,我也能听他的。

后面雨停了,我才勉强去外面的水沟锯木头。

我在锯木头的时候,汪海来了。我推测可能离吃饭不远了,汪海都来看我们了。于是便加快速度开始锯。木板,在我手上被锯子磨的刺啦,刺啦的。由于木板的裂缝只有大概一个锯子,那么大,如果把锯子再往里锯的话,那么裂缝的大小就会不太够锯子继续往里锯,这时我会把它硬塞进去,并继续更加快的锯。那么这时句子与木头的边缘摩擦就会发出叽啦叽啦的声音。很像用手抠墙的那种感觉。虽然我听这种声音会感觉很难受,但是这种声音早已被张智晴的锯木头声和张智敦扫地的声音掩盖了。所以我根本听不到。唯一改变的可能只有那默默被损坏的刀刃,默默被磨钝的锯子。

这时这个木板很硬,因为它的密度很大,也很重。我用句子快速的摩擦,只会让他一点一点的掉木屑,就跟蚂蚁啃生菜的速度差不多。至于效果嘛,速度上算是可以忽略了。

这时我锯得这么快,是为了什么呢?没错是为了快点吃到饭,我心里害怕如果我锯的慢了赶不上吃饭,就会吃不到饭。

可是当时我在干什么呢?当时我在锯木头。当时我有在吃饭吗?并没有。所以我为什么要去担心吃饭时候的事呢?

没错,这是我管的一个闲事。

后面我逐渐发现用锯子一下一下的慢慢锯,一次能拉出很长的一条口子。就那样用句子吃啦,吃啦,一下一下的慢慢往上拉就可以了。

这时慢慢的拉我拉一下,可以抵以前十下八下可是拉一下的效果却比以前拉25下的效果都还要好。这证明了什么呢?

其实这个快就是慢慢就是快并不是教育我们。一定要慢下来才能把事情做好。是在教育我们要用心做事情。认真的做事情。把自己的心全部放到这件事情上,这样不管你是快还是慢事情都能做好。还说什么快就是慢慢就是快呢?慢和快在你眼中根本没有区别,慢和快在你眼中都只是认真的做事而已。

如果你能达到这种境界的话,那么快就是慢,慢就是快这句话已经对你基本上不起什么作用了。

所以看似是教育我们做事要慢下来,实事教育我们要用心去做事,如果我当时用心据据木头不讲话,不干别的。只用心静静地去感受,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快锯木头锯不好呢?

放下自己的心,静静地去感受,感受快,感受慢,感受认真做事的感觉。

这就是今天的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