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模一样的叶子-散文

没有一模一样的叶子

1

今天下午还是跟往常一样,干一会儿活儿,然后去看电影。

电影主要看的是什么内容呢?这个内容我在昨天就已经和李老师说过了,我想看超时空接触。因为我以前看过超时空接触的一些片段,觉得比较好看,也想继续看下去,我和尔谦他们说了之后,尔谦他们也都表示想看。

张智敦有一些不同的意见,他想看环太平洋。环太平洋的剧情大概就是机甲打怪兽。尔谦不太想看,我虽然随便,但是还是想看超时空接触一些。

李老师说今天先看超时空接触吧,因为环太平洋的文件夹在张智敦的u盘里。暂时需要拷贝出来进行一些处理,今天暂时先不能看。随笔的图片

这时心里感觉很开心,哦吼,终于可以看超时空接触了。真的是太好了,昨天我就想看超时空接触了,但是昨天因为看了阿凡提。所以就暂时没看超时空接触。

今天电视机没有发生,像昨天一样的状况,所以不一会儿电影就开播了。

这时感觉很享受。能看自己想看的电影了,大家也都在陪着我看,真好。

电影主要就是叙事。也没有什么打斗场面,主要就是讲一些科幻的内容。讲人类有一天在外星上找到了神秘的外星人,这是人类从来没有触及过的。

慢慢的大家都好像不太喜欢看这个电影了。张智敦把不想看电影都表现在了表面上,他巡视了一周,并问了我们几个喜不喜欢看这个电影?然后用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座位上。而唐尔谦和张智晴则并没有把愤怒表现在表面上,我感觉他们不喜欢看这个电影的更多原因是因为听不懂英语,看不懂字幕。毕竟他们两个学习的比我和张智敦都要稍微少一些,所以当然也有一些字幕,英文之类的不懂。

这时唐老师叫我去到厨余垃圾桶。我就去到了。毕竟这是我的工作,每天学堂都要把厨余垃圾桶里面的那些瓜皮呀茄子皮呀,还有那些烂掉的菜呀,空心菜之类的,丢给鸡吃。

于是我就去厨余垃圾桶了,再倒厨余垃圾桶的路上。我想,这个电影是我选的,可是大家看似都觉得这个电影不好看。怎么办?大家会不会责怪我?因为选的电影不是他们喜欢看的,而浪费了他们看电影的时间?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很生气吧。但是现在电影又不能换,而且就算换了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把电影看完。大家都好像不太喜欢看这个电影,怎么办?

这时感觉到深深的自责,我因为心里感觉别人觉得这部电影不好看,而伤心。因为这部电影是我选的。

这使我迷恋于眼中别人的眼光,别人的眼光就是别人对这件事物的看待,别人对这件事物的很多很多看法,念头。

甚至在我倒完厨余垃圾桶洗完厨余垃圾桶的时候,心中还留着一丝悬念,想着要不要回房间呀?要不要假装有事出去呀?这样大家可能就看不见我就不会怪我了。这个作用有点类似于掩耳盗铃,虽然看似有用,但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作为在学校上了几天学的人,我当然懂得别人就是不是我。不是我就是我不能管控的范围,因为我们在学校学习过,我不能控制别人,我只能控制自己。在被别人欺负的时候,我不能控制别人现在就停止欺负我。我只能控制自己离他远远的。在别人抢我零食吃的时候我不能控制他,现在把零食吐出来,还给我,我只能控制我自己离他离得远远的,再重新准备一份零食或者告诉老师。

所以在我觉得这个电影可能大家觉得不好看,我想换我有错的时候,我能控制的并不是别人的眼光,而只能有我自己。

所以如果我注意别人的眼光,那么我就苦了,我不能控制他,我只能任他怎么做。我不能控制他,按照我的那这样那样。我就会感觉缺少了一种控制的欲望,他怎么不听我的?该死。我就会感觉苦。

如果我为求别人和我一样的话,那么我一定会感觉到苦,你们问我为什么这里要用一个词,一定。

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过一个故事,一个科学家坚信世界上不可能没有两件,一模一样的东西,于是开始用叶子做实验开始疯狂的寻找一模一样的叶子。可是找了三年,连个屁都没有找到。世界上每个东西都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有各自的差距,哪怕是最最最微小的差距都还是有的。比如说我朋友,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也在我们学校。可是他们两个虽然长的很像,穿着每天也都差不多,但是他们两个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姐姐的性格比较暴躁,爱发脾气,妹妹的性格反而比较温和。这就证实了,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所以我不能去要求别人去符合我。因为别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和我一模一样。我只能去要求自己怎样。不受别人的控制不看别人的眼光怎样依靠自己的眼光行事。

这就是今天的小结,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东西,不要依靠别人的眼光,形式不要把别人的眼光看得太重,自己的眼光才是最重要的。别人的眼光并不能决定什么。如果你去在意别人的眼光,那么你就真的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