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汉和他的牛

张老汉和他的牛

张老汉是个老单身汉,打小得了小儿麻痹症,个子矮小,走路一拐一瘸的。

过去的日子那真叫苦啊,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他连吃个饱饭都是奢望。后来年纪渐渐大了,张老汉吃了“五保”,虽然饿不着、冻不着,但老觉得缺点什么,开心不起来。

网赚随笔的图片

自从来了扶贫工作队,张老汉不仅吃穿不用愁,村里还帮他修了房子,有个头痛脑热的上医院瞧瞧,费用百分之九十报销。还有更多的好事、喜事、开心事也一桩接一桩的来了。他一会儿掐掐自己的手,一会儿掐掐自己的腿,才知道这些都不是梦境。

同张老汉结对帮扶的是市里驻村第一书记牛科长。牛科长三天两头、隔三差五来到张老汉家,早与张老汉交上了朋友。有一次两人拉家常,牛科长得知张老汉有养牛的愿望。春节刚过,牛科长牵来一条小牛犊,交到张老汉手上。从此,张老汉有了事做,也有了伙伴儿。

张老汉早出晚归,乐颠颠的放牛。他一见到牛就眉开眼笑,哇哇的叫; 牛一见到他就摇头摆尾,打着响鼻。他和他的牛朝夕相处,形影不离,成了快乐一家子。

春去春又来,日子比翻书还快,转眼三年过去。张老汉的牛养得膘肥体壮,牛高马大,活脱脱的一个大“男子汉”。

初夏的一个傍晚,不知从哪里来了一条母牛,他的牛顷刻就发了疯,一阵逛奔撵那母牛去了。

张老汉跑呀,追呀,尖叫,拍腿,手足无措,干着急。他找到村干部,寻死觅活的。

第二天一大早,牛科长把牛牵了回来,张老汉双手一颤一抖,向牛科长鞠躬作揖。

秋后的一个晌午,张老汉正吃午饭,熊桂花闯了进来。说她家今年新栽的马家柚苗被张老汉的牛糟蹋了,要张老汉赔偿。张老汉矢口否认。熊桂花不依不饶:你欺负一个寡妇算啥本事?两人争得不可开交,牛科长来了,答应给熊桂花补栽马家柚苗。熊桂花这才罢了休,向张老汉投以狡黠的一笑,夺门而出。张老汉向牛科长摆出磕头的架式,被牛科长制止了。

这段时间村里的事特别多,牛科长“白加黑”、“五加二”,没日没夜的干,加上偶遇风寒,病倒了,住进了医院。张老汉约上熊桂花探望,这可把牛科长乐坏了:你们在一起过吧,不是挺好的嘛!张老汉一个劲的傻笑。熊桂花嗔了张老汉一眼,捶了张老汉一拳。

那天,宰牛场来了两个中年人,要买张老汉那头大黄牛,出价整整一万块呢。张老汉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任凭怎么磨缠都不松口。因为张老汉早有打算,今年是他六十大寿。活了这么多年,他还没像模像样的过过生日。这次他要体体面面做一次寿。他准备把牛卖掉,请乡里乡亲吃一顿饭,喝一场酒,闹他个热火朝天的。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村里筹备铺水泥路。那条水泥路可重要了,是村里走出大山的唯一通道,是通天路、黄金路、致富路,大家盼望已久了。修好这条水泥路,除了上级立项拨款外,资金还差一缺二,村里号召村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张老汉再也坐不住了,心想,怎么样也得为修水泥路做点什么。

天刚麻麻亮,张老汉就起了床。他蹑手蹑脚来到牛棚,牛好像也在等他,伸腰踢腿,哞哞的叫。他双手在牛背上细细摩挲,然后把一条红布给牛披上,嘴里喃喃的说些什么。牛的耳朵不停摇摇扇扇,表示正在洗耳恭听他的话。

太阳出来了,霞光万丈,小山村被镀得亮晶晶的。张老汉大步流星赶到村部,他把牛牵过来了。

牛科长上前问道:不办六十大寿了?

办啊。张老汉爽快地回答。

你的生日是哪天?村里帮你办吧,你把牛都捐了,哪里还有钱?村支书张九斤觉得过意不去,诚恳征求张老汉的意见。

其实,我父母死得早,我也记不清哪天是我的生日。这样吧,等我想起来了,就告诉你们,好不好啊?说着,张老汉拍了拍牛脑壳,又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时间一晃就到了年底,水泥路竣工的那天,村里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男女老少兴高采烈,奔走相告,好不热闹。

这时,张老汉搬来一盆大烟花,划了一根火柴,点着了引线,顷刻之间,火光冲天,震耳欲聋。张老汉笑得如绽放的烟花,他手舞足蹈地说:今天就是我的生日,全村跟我一起乐和,一起庆祝,多么美好啊!

熊桂花从人群中闪出来,站到张老汉的身边。有人趁机举起了手机,咔嚓、咔嚓几声,随即喊道:张大伯、熊大婶,结婚照,现成的!

张老汉笑了,熊桂花笑了,在场人笑了,全村人笑了。

老井
上一篇 2021-04-20
小院今日鸟儿多
2021-04-20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