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今日鸟儿多

小院今日鸟儿多

台阶上晾晒着鸡料,因为连日雨雪天总不能干,收拾不成。便招来冬天的各种鸟儿一拨一拨来偷食。原本是母亲用报纸盖着的,我见冬日鸟儿觅食的不易,就干脆揭了报纸让鸟儿随便吃去。一大袋子60斤,我掏42元钱买的,还不够鸟儿吃一冬?我重给鸡买料就是了。

我喜欢鸟儿。喜欢养一院的鸟儿共欢乐。

网赚随笔的图片

数百里的商洛山,其间蟒岭山最有名,山清水秀,偏僻而不闭塞,我的家就在山间一隅的山沟里。乡野地宽,盖房留院也宽展。因为好养花种草,总和人不一样地要坚持院间土质化,很少用水泥硬化。院间树的栽种和树种的选择,也是随意而为,决不追求什么整齐划一,该与不该的道理。比如,我窗前的台阶下长出一棵花椒树苗,我就让它长在那里。长大了,谁见谁都说不该,可我就以为那是自然美,再说花椒熟了摘取花椒也方便。真的,花椒成熟的时候,有朋自远方来,让妻弄俩下酒的菜,妻往往是油都在锅里烧上了才喊我“花椒”,我才忙去树上摘。那是怎样的感觉?新鲜,有诗的韵味,佐酒也别有风味吧?哦,扯远了。不用说在我的院间,树多鸟就多,四季里的每个日子都能见到鸟儿的身影,和它们生活在一起,与之同乐,那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每每天薄明,我还在床上,窗外就传来屋后老树上鸟儿弄出的声音。那不是鸟叫声,那是啄木鸟啄木头捉虫子的声音。那声音有点像老和尚敲击木鱼的声音,不过要比那频率高得多,秒钟之内绝对有十几个音点。听着这声音,不禁将身伸展了平躺在床上,屏心静气,一心一意有点参禅的味。不知啥时候鸟儿已飞去声音停止了,我才从一种境界里走出来。

许多次有人建议我砍了屋后那棵老树当柴烧,我笑笑只说让它自生自灭地长那儿去,心却在想着,唐朝诗人李商隐有他的“留得残荷听雨声”,我也有我的“留得老树听鸟鸣”。不是吗?

前边说了,在我的窗前有棵自然长出的花椒树,除过自然美与摘取花椒的方便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窗前朝阳肯招鸟儿,让我在临窗读书写作抑或品茶的时候,有个陪伴。花椒树上长满了刺,容不得大鸟起落,来此的鸟只有小不点白点壶,我们这里的人也叫它花脸包加,或宁车子。这鸟的叫声不大,也不婉转,就是那“不叽,不叽,不叽”,随着它们跳上跃下的动作,不停地欢叫。但长时间听着这种声音,却也让人有种安闲或忘却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美。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吧,这种鸟儿习惯早起,窗户尚未大亮,就能听见它们在窗前细语,相约似地也来叫我早起。待我起来去见它们,它们也看着我,“不叽,不叽”叫过两声,算是对老熟人的问候吧,又兀自飞玩在院间的树木花草间,飞玩在静静的时光里。这时的感悟,就是一种珍惜与热爱生命的感悟。

我家后院也很大。大大的后院多植枫、银杏、山萸之类的风景树。也植有竹,现在蔚然千万竿,翠荫蔽天,招徕鸟儿众多。众鸟齐鸣,那简直就是一曲四季天籁的大合唱。有一种鸟不认识,除尾巴微黑,全身都是油光发亮的黄绿颜色。鸟的个头不大,声音却洪亮婉转,能听出好远。每在中午或傍晚它们叫得最欢的时候,我就放下手头的事儿步进院后竹林间去散步,为它们的听众,与它们一起共享这美好的时光。

今天有城里的几位作家朋友到家来玩,正好是个难得的晴日,一院的鸟语,如笛如箫。朋友们观鸟,听鸟,逗鸟,怡悦之情溢于眉宇,是时,晚饭备就,我邀朋友入室就坐。可他们不约而同地都说,要将饭菜就置于院间的石桌上享用,道是要听这闲鸟歌冬的曲调,与鸟共乐。好一个闲鸟歌冬啊!虽有阳光正好,但在院间吃饭还是有点冷,可他们都说愿意,我当然也就乐随客便了。树上的鸟们亮翅歌鸣,清音盈盈;树下的文人推杯换盏,言谈凿凿。有友由酒而论及诗词,说一部唐诗宋词是酒泡香的,并引用诗翁李白的“斗酒诗百篇”以佐证,即时又有友人延其内涵,说酒泡香的一部唐诗宋词,每一个字都是一声清丽的鸟语。鸟语与谈笑共鸣,笑谈与鸟语相济,其乐融融,其趣融融!

张老汉和他的牛
上一篇 2021-04-20
我的田园
2021-04-20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