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小时候

网赚随笔的图片故乡是什么?我还真得回答不上来,故乡于我即陌生又熟悉,陌生在于很早就离开了故乡。少年的半径是我读过小学的村子和我读过一年中学的宇村及观音两个地名。

这两个地名隶属宁县的两个镇子去管辖,我所出生的村子叫南仓,它是一处沟壑塬面的小村子,也是湘乐接壤盘克的尾巴。

我的初中生活,为期一年,我在宇村读了半年初一,又到观音读了半年初一,学生时代宣告结束。不管在宇村读初一还是在观音读初一,感觉路途相等。周六背着馍馍口袋徒步回到南仓,周日下午背着妈妈做的馍馍口袋,徒步走到学校,初一这一年,也没学到什么知识,从此离开故乡,再也回不去的,还是故乡。

我在平川下着春雪的傍晚,从媒体平台找到宁县地图,看了看,到过的地方不是太多。38年前的盘克和38后的盘克,有些“认不得”了。首先是观音中学,不复存在,还有38年前,家家户户都是依山背塬碹窑洞,家家户户都在面沟背塬的土窑洞里生活,现如今的家家户户全部搬到坳里,就是塬上。

我在去年冬天从南仓驱车打表到过观音和盘克,走出村口再到盘克街道,全是密集的“驴脊梁”式的两檐水的普通民房,一户挨着一户地排到盘克,全长:十五公里。这是一个显著变化,弃窑住房。我在观音,看到合水县的路标,想起我的童年,我和妹妹下一座山,上一座山,跑到合水县的蒿咀铺乡。

小时候,我和妹妹利用周六暑期,在秋尽叶黄之季,摇落杨槐籽,拿到合水县的蒿咀铺乡卖槐籽,可能卖过一次杨槐籽。

小时候还和弟弟背着干粮,翻山越岭到过合水县的段家集乡看夜戏,茫茫夜空,羊肠小道,看过一次夜戏,兄弟二人,安全走出大山。从合水,摸着夜色回到宁县南仓,说明我们离合水很近,隔沟而居,隔山相望。

去过一次合水县城,是找我的童年村子里的一名小伙伴。他的家境较好,不知为什么,读完初中,弃学务农。他的性格没有变化,开心大笑,声音洪亮。青春年代去合水,去他临时打工的地方:合水城郊。我在他的工地,住了一宿,晚饭,他从池塘边上抓了两条活鱼,做法是用开水煮熟吃。煮到最后,他从锅里用漏斗把鱼刺捞出来,我们喝了一顿鱼肉汤,在鱼池边的草屋子,一觉睡到大天亮。这是我对合水县的记忆,我和妹妹弟弟翻沟爬坡,去过一次,单独去过一次,前前后后,我的三个堂姐姐,嫁到合水,说明我和合水有了血缘关系。

春雨滴答
上一篇 2021-03-27
好男人
2021-03-27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