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爱,以及自由

工作,爱,以及自由

网赚随笔的图片

1

早上听一本关于教育的书,听了一半儿,一些地方很受触动,顺手分享到了学校教师群,继续听。边听,想起了特雷莎修女的那句话:我们无法在人间做大事,我们只能用大爱来做小事。

这里的“大爱”指的是什么呢?我想,可以定义为“大视野,大格局”。当一个人有足够大的视野和格局的时候,他才能把所谓的“小事”做好。比如做教育,哪怕你做的是小学教育、幼儿园教育,也只有在你深入地了解一个生命的成长规律,了解教育的发展史以及当今多样的教育形态,精通你所任教的那门学科的知识时,你才具备了“大爱”,才知道怎样能更好地做好一件又一件教育的“小事”。如果你还有正确的人生观、良好的哲学思维以及高超的教育教学技巧,你简直就是个完美的老师。

所以,所谓“大爱”,不是指一个人多么善良多么无私多么有爱心,而应该是一份综合素养——你站在哪里,哪里就有光。不仅照亮自己,也照亮你因缘世界中的人,以及你所从事的事业。

这也是南明教育致力于教师专业发展时,为什么那么注重研读心理学、哲学、教育学的原因。有“大爱”的老师,才能带出优秀的学生和班级。

2

 

人生的幸福之一,就是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业。也可以说,从工作中获得快乐,应该是一个人核心的幸福,幸福的核心。

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是非常重要的,但它应该成为工作的背景。

家庭是加油站,有的“车”续航能力强,跑很远的路才需要加一次油;有的车续航能力弱,时时需要休憩放松,续点油再出发。这都没有关系。但是把家庭当作核心,或因为未能“齐家”而需要频繁地为它消耗精力,就会对人的能量造成干扰。

好的家庭,或者说好的关系,是彼此支持。我需要时,你在;你需要时,我来。彼此不需要时,各自忙碌,各自安好。人格独立,精神上保持一定的依赖,这是温暖的源泉。

要警惕的是:幸福给人力量,也容易让人虚弱。人要在爱和金钱所能给予你的安逸的可能性中保持奋斗的勇气,同时要摆脱虚幻的想像,脚踏实地地去生活。

3

 

环看身边的人,有一种比较强烈的感觉:一个人的性格,与他所能成的事业,也息息相关。

这个,不好拿别人举例,只能拿自己“开刀”。

骨子里,我是个喜欢自由的人,这可能与我童年的经历有关。喜欢自由的人,一定程度上也会喜欢孤独。所以,我常一个人做事。曾经一个人旅行,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带孩子(注意,虽然孩子也是人,但是因为ta还没有独立性,所以一定意义上是可以这样表达的),喜欢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呆着。

但这不意味着绝对不需要别人,毕竟,在与他人的关系中,在社会交往中,我们能获得爱和认可。需要交流,这是人的社会属性。写公众号,发视频号,晒朋友圈儿,都是人的社会属性的需求,我们需要在人群中获得存在感。

只是,在独处时,更能感觉到自我的存在,我是世界的主角。

所以,我抵抗不自由的春节,也抵抗“被安排”的生活。但是有一些“被安排”,表面上看是屈服或屈从,其实是自己内心经过反复掂量后的自我选择——说服了自己,就成全了别人。就怕说服不了自己,又抗拒不了“被安排”,这时候,人就会觉得分裂。

回到事业上来。

喜欢自由,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喜欢自己做主的权力。做老师时,为什么要做班主任?因为班主任是自由的。我想缔造一个怎样的班级,我想给学生带去什么样的东西,我想怎样跟家长交往……我心中有想法,能按自己的想法做。

延伸到做了校长——我想做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我想打造什么样的学校文化,我期待的老师是什么样子,我期待的家校关系是什么样子……虽然要不断学习,要虚怀若谷,要兼听慎思,要接受指导,但自己是一所学校的领导者,在不断地反思和调整中一点点把团队带好,把事情做好。这是一种自由。

所以,很多时候,在外人眼里,我的性格不适合做校长,我也曾深深地怀疑过自己,以普通意义上的校长的标准对照自己。但也许,我,以及他们,都只是视野狭窄,见过的校长类型太少了。

君子不器。君子者,善者。上善若水也。

根据角色去调整自己,同时保持核心的东西(真诚、专注、用心、学习力)不变,在爱和自由中飞翔。

你开心就好
上一篇 2021-06-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