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现实,远离痛苦。

1

 

今天早上汪海走了,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但是我并不会管那么多,反正汪海就是走了,我和朋友们都开心的不得了。汪海一走我们想八卦多久就八卦多久了。

 

汪海走的时候还比较早,只有7点。我就先去做运动,吃饭。然后玩了一会儿就去开早会,平平静静的过了半天。等我交了手机之后过了一会儿就开会了,我也就上楼开会。我本来以为下午的工作应该就是抄写呀背诵之类的。因为往常都是这样子的。

随笔的图片

我也没有猜错,李老师跟我说今天下午小宁的工作是抄写《向佛陀学习,保持不八卦》的下半部分(因为上半部分我在上午已经抄完了)。我也就准备下楼去干事儿了。

 

在下楼之前我听见李老师和尔谦在那里聊天,因为今天下午唐尔谦的工作是扫鸡圈旁边的台阶以及带着尔蔓刺绣。往常下午的工作都是只有刺绣的,尔谦不想去扫地,于是就和李老师在那里争论。争论他不想扫地,李老师也在那里和他说话,但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我就先下楼了。

 

在我走之前李老师同意了尔谦的要求,不扫地了,但给他安排了一个别的工作。

 

当时我想唐尔谦也是真的很幸运,一个工作说不干就可以不干了。平常都没有这样的机会的,不过我也还是下楼了。

 

因为我的房间有一个烘干机可以用来烘衣服,而李老师又要烘干他的衣服和床单。所以没过一会儿我和李老师又见面了,李老师跟我说今天下午鸡圈旁边的那个台阶由我来扫。

 

为什么要给我来扫呢?这个台阶本来是唐尔谦的工作呀。为什么不要干这个事情就要我来干呢?我的工作也不见得比尔谦少呀!万一下午的工作我干不完了怎么办?工作这么多。为什么我一定要当尔谦的下家?不应该这样,我不想去干。当时我心里这么想,因为我不想干这件事情。

 

于是我就去和李老师表达了一下我的情绪,表达了一下我不想干这件事情了。因为别人说了一下都可以不干这件事情了,我觉得我去跟李老师表达我的态度应该也可以不用干这件事情了。可是并没有,李老师并没有同意我的要求。他说我依然要扫地。

 

我又和李老师说了几遍,并给李老师两个选择:第1个是我去扫地但不抄写,第2个选择是我去抄写但不扫地。但是李老师一个都没有选,后来她走了。她说:认认真真扫地去,有这个时间跟我谈这件事情你都把地扫完了。

 

我的心里的情绪一下子就起来了,凭什么尔谦布置的这个工作她一说就可以让他不干这个工作了呢?为什么我不行?为什么我和以前不一样?我下午工作可能还比他多呢。我的心里很痛苦。

 

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因为我不想接受两个现实,第1个现实是我要去扫地的现实。既然布置工作的人不是我,我是接受工作的人。那别人布置给我的工作就像眼前的现实一样,我需要去接受。

 

当我抱怨眼前的现实,想要改变眼前的现实时。我却发现我根本不能这么做,于是我就变得很痛苦。边抱怨现实不是按照我想象的那样,边抱怨我不能改变现实。

 

第2个我不想接受的现实是为什么我和别人不一样?这不公平。可是我和别人真的是一样的吗?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我和别人的差距也很大,我和别人是不可能一模一样。可能别人干的很多事情我并没有去干,可是我却得到了许多别人没有得到的利益。

 

我和别人当然不一样,这也是我要接受的现实之一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我。如果我想要我和别人一样,那我就痛苦了。因为世界上是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东西,想要自己和别人一模一样就好像是想要找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一样是不可能的双胞胎也不可能一模一样他们只是长得像。

 

如果不想接受现实我就会很痛苦,怎样避免这种痛苦呢?那就是接受现实,还好我最后也是这么干了。去接受现实,认认真真的扫地。也没有出现我想象中扫不完,做不完工作的情况。

 

扫完地之后也才4:00,八卦了一小会儿。抄写完之后竟然还有20多分钟才吃饭,我和伙伴玩了一会儿游戏就去吃晚饭了。

 

后来我也知道当时尔谦并没有拒绝这个工作,是因为李老师看活动室有一点乱就让他们去整理了,我心中你的,我的概念也不是真的。根本不存在什么这是你的,这是我的。

 

接受现实,远离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