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又嫩又滑的鸡蛋羹

发烧一整天,毫无食欲,什么都不吃也不觉得饿。
但理智告诉我,你得吃啊,这样才有力气和病毒对抗。再说了,这病不是就得靠自己扛过去嘛,不吃饭怎么扛?

平日放在冰箱里的橙子,我嫌剥起来麻烦总不愿意吃。儿子说橙子可以补充VC,打成果汁喝吧。我想了想,权当喝水了,就点头同意了。

酸酸甜甜,喝了一大杯橙汁。

这时天都快黑了,还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食物的东西进肚。随笔的图片

中午,儿子叫了外卖,牛肉夹饼和肚丝汤。我听到名字就差点吐了,那么油腻的东西怎么能吃呢?其实,我平时不但能吃,还挺喜欢。但发烧时,别说吃了,单是听听名字都没法忍受。

晚上总得吃点什么吧。不想吃也得硬吃。

我思来想去,只能是煮鸡蛋了,这算是在儿子可以掌控的范围里。

其实,我有点想吃蒸蛋羹。一碗又软又嫩滑的鸡蛋羹,撒上点葱花,烧点热油一浇,再倒点生抽和醋,用勺子挖着吃,不但可以接受,好像还非常美味。比那个能噎死人的白水煮蛋可好太多了。

但蒸蛋羹算是有点难度的,儿子应该搞不定,吃个白水煮蛋意思一下得了。

我躺在床上等儿子送饭。

儿子进来时,一手端碗,一手端着个盘子。我有点纳闷,没必要动用这么多碗盘啊,也不嫌洗起来麻烦。

儿子先递过盘子,里边是一个剥掉蛋壳的白白胖胖的煮鸡蛋,盘子一角还放了一撮盐,让我蘸着吃。他说用煮蛋器煮了三个鸡蛋,还问我一个够不够。

儿子接着递过碗来,问我想不想吃这个。我一看,碗里这是什么玩意啊?黄色的汤水里浮动着几块固态的东西。这难道是蛋羹?可我也没开口说想吃蛋羹啊。

儿子说人生病了不是都想吃鸡蛋羹吗?他就用了两个鸡蛋,打算蒸一碗鸡蛋羹给我吃。他还查了做法,也不知道哪里没弄好,蒸出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看了看碗,又看了看盘子,最后还是接过盘子说,我还是吃煮鸡蛋吧。

等烧退下去了,我心心念念想的都是蒸蛋羹蒸蛋羹。

以前当然蒸过,还相当成功,可太久没蒸了,都不记得水和蛋的比例了,还有蒸的时间也忘得很彻底。那就只好上网查一下了。

水蛋比例说法不一,有1:1,有2:1的,有1.2:1的。中餐嘛,讲究的就是个感觉,哪有那么精准?我打算取个中间值,就1.5:1了。水不能再少了,不然太硬太老;也不能太多,不然很有可能无法凝固成均匀好看的样子,搞不好就成儿子蒸出来的那个惨样了。

1.5的水怎么拿捏呢?我可不想蒸得太老,也不想嫩得都没法凝固,想恰到好处可不就得稍稍精准点吗?

我把一个鸡蛋头敲碎,把蛋液倒出来,再把温水倒进蛋壳里,用这种方法确定了一下大概比例。

图片

蛋液反复搅动,搅均匀后倒入提前量好的温水,再继续搅动。上边有些浮沫,我用勺子舀出来倒掉了,据说这样蒸出来的蛋羹才更嫩滑。

为了避免蒸馏水进到碗里,可以在碗上边盖个盘子,盖一层保鲜膜也可以。

锅里烧水,水开后放入盛着蛋液的碗,十分钟左右出锅,一碗卖相极好的蒸蛋羹就出锅了。用勺子在上边纵横交错划上几道,方便入味。

小葱切碎,撒在上边;锅里烧油,浇在葱花上;再滴点生抽和香醋,齐活。

两个鸡蛋轻轻松松进肚,感觉再有两个也能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