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天下午停水了,衣服洗不成,也做不了饭。妈妈就叫我歇一天,我去外面吃饭,爸爸也去。

我一听,好啊!实在是太好了!这简直是天降的机会,谁不要啊!一天不干活,还能去外面吃饭。这机会简直是太好了,我早就想去外面吃饭了。

我和爸爸妈妈刚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楼上物业阿姨来电话说已经来水了。这时我们已经走到门口了,妈妈也不想再走回去,我也不想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所以我们就继续出去吃饭了。反正不管那么多。

到了外面吃了一碗粉,一个菠萝可颂。买了一个蛋糕带回家。

爸爸把我和妈妈送到我们家旁边的晨光文具店,我买点文具,爸爸也走点路。把车放在原位,走一圈再回来开走。我和妈妈就是买完文具自己走回家。也不劳驾爸爸去送了。

买了点笔和本子,然后我和妈妈就回家了。一路上也聊聊天,什么的。我家离那个晨光文具店也不远,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就到了。随笔的图片

回家之后我先洗了个澡,然后开始写小结。洗完澡的时候已经8点40多了,但是如果我努力一下,还是可以写完小结的。

以往拿到手机,我都是先看一会儿抖音什么的。毕竟我如果七点拿到手机,九点交的话玩的时间很长,有两个小时。一个小时完全就足够,我写完消息。我一般都是先享受玩手机,然后后面只剩下一个小时或者半个小时的时候再急急忙忙的写小结。慢慢的就习惯了这种状态。所以在家里我也这样,但家里的规则不一样,是写完小结才能玩手机的。我倒也知道。

只不过我觉得偷偷的玩一小会应该不会被发现,而且我至少还会写的嘛。又不是说一直玩手机,就不写小结了。小结可是我每天的功课,不可能不做的啦!

所以我就把音量调到静音,然后打开抖音静静的刷着。我想反正妈妈在外面也听不到声音,我在里面悄悄的玩,他应该也不会发现。等会儿如果他来了,我把那个屏幕转换成写小结的界面,然后假装我在写小结就可以了。多完美呀!这样我就可以挤出一点时间来玩抖音了。说实话,叫我干啥,我都没时间叫我玩抖音,我可是干啥都能挤得出一点时间。

过了不久,外面响起妈妈的脚步声。以前这种声音多半是暗示着妈妈已经走到屋子里来了,很少有可能走到我的屋子来。我不急。

但是听到声音缓缓的朝我靠近,我才想妈妈,可能会来查房。赶紧赶紧切换手机界面。

偏偏手机这时候卡着不给力,而且就算我这时候切换了手机界面,妈妈来看到我一个字也没写,也会有点疑惑的。

于是妈妈过来了,我只能束手就擒说我在看抖音。毕竟屏幕页面显示的就是抖音,证据确凿,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妈妈进来看见我在刷抖音 ,就跟我说手机封存一个星期,小结手写。

当时我听到小结手写这些字的时候,有点疑惑。啥?手写小结?我可是一天要写2000多个字小结的人,你叫我手写,我还要上学,我还要写作业,早上我还要锻炼,我怎么有的时间?还有晚上我还要刷牙洗脸洗澡。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手写2000个字?而且2000个字诶,你想想是什么概念?

这只是我的定义,但是在我的眼里2000个字确实有点多,录音还好吧,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录完。毕竟是录音转文字,很快。因为巴拉巴拉一小会儿就能说完2000的字,可是手写呢?我们五年级一篇作文最多才500多个字。一天就要写四篇作文的量。我们一个学期才有八篇作文。

可是没有时间,是真的吗?

每次我玩抖音都能给自己挤出那么多时间。每天我的手机时间也就一两个小时。如果在学堂的话,一天都是按照五个小时计算的。有时候我在家里七八点才开始写小结。玩手机的时间自然就少了,因为我晚上九点半就要睡觉。

这个时候我会选择无限压缩写小结的时间。能写多快写多快,剩下的时间就玩手机。非常完美,因为这样我就能挤出较多的时间玩手机了,正常,我一篇文章的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通过我把它压缩之后,我可以半个小时就搞完它。这样不就多出了半个小时来玩手机吗?我就是这么给自己压缩出手机时间的。

但是当时我听到当然要手写2000个字的小结时。我哭了,我觉得这么难,每天要写2000个字,我还要干那么多别的事情。哪空的出时间给你搞这个那个。怎么办?不写完小结,就不能吃饭。那我这几天不吃饭好了。

没办法,我就只能让我妈边给我按摩,我边默默的哭,在那里流眼泪。

所以我能给自己压缩出玩手机的时间为啥就没有时间来写小结呢?当然这只是我的定义而已。什么没时间呀,字太多,都是我的定义。

所以不存在什么字太多,字太少,时间不够,时间多。这个世界上本来是什么都没有的,本来是无。但是因为我们眼中的定义,因为我们眼中的这个那个,世界从无变成了有。当然无并不是真实的世界,有也不是真实的世界,无和有也都是我们的定义罢了。真实的世界是无法用什么东西表达的。真实的世界是我们体会不到的。需要静下心来慢慢的用心去感受,要很高的境界才能体会到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在我这个阶段看见的所谓的世界,只不过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定义而已。

因此,生活中我们所表现的这个那个其实都是我们在某些事物上叠加的定义。定义是什么呢?是我们在某些事情上面虚构的我们想的。实际上真的什么做,真的什么尝试。都不是定义能决定的。这是我们自己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