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如磐石,轻如鸿毛-散文

1

今天我从学堂回到了家,开始了我新的开学生活。

直到回来前的几天我才被告知这个学期我们换了班主任,换成了一个严老师。

我已经五年级了。从一年级到现在,一直都是一个班主任,李老师带着我们的。所以我一时还没有接受换了班主任,这件事情,但是慢慢的也就接受了,毕竟这也是一个适应的过程。

我在学堂里那个头发在学堂,我可能不那么在意面子,因为学堂只有那么几个人,而且我周围也没那么多的人认识我。所以别人就不会因为我是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剪这么短的头发?而嘲笑我。这是我很高兴的一点。

但是我虽然暑期在学堂。但是9月1号开学之后还是得返回我的学校。我的爸爸姥姥和小姨他们都坚持让我去学习,只是偶尔去去学堂,还可以。我也是这么想的,总不能一直呆在学堂吧。当然,这也不是不可以。随笔的图片

今天早上我还是回到了家里,因为这个暑假没有作业,没有什么太大的负担,整理一下东西就准备去学校了。

带上钥匙,带上帽子。等等妈妈对我说,你戴帽子干啥?

这时我想糟了,我老妈看见我戴帽子的意图了。这时我戴帽子是想掩盖我心中一个丑陋的形象。竟然会觉得我剪头发怎么这么丑?

但是我不是别人,我怎么知道别人知不知道我的头发丑呢?不知道。

妈妈开始还是反对我戴帽子去的,后面也就没太大反对了,我还是戴着一顶鸭舌帽去了学校。

到了学校,学校里的空调有点不得劲,把我热了个半死。尤其是头上,还戴着那顶帽子。简直是蒸笼里面加蒸笼,热死人了。

这时我还是有点放不下心里的那个,所谓面子。因为我觉得这个面子就像石头一样重一直紧紧的压在我的心里。

此时心里这个热的念头,本来想起身却被我的这个念头牢牢的压在了底下。没有办法呀,她想起身也没有用,因为这时我把这个念头想象的就跟石头一样重。想想如果一个一吨重的大石头压在你身上,你还起得来床吗?就算老妈拿鸡毛掸子对着你啪一顿,你也起不来床了。

但是这个大石头也只是我想象的。我把这个面子看得很重。

后面我开始尝试让一些同学接触我的这个发型,她们也都没有表示出什么丑陋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觉得为什么要剪这样的头发?

后面更多的人知道了,我这个发型乃至全班都知道了,可是我心中想的发生了,没有并并没有。这时我已经把心中这个关于面子念头看的好像羽毛一样轻盈了。因为羽毛和磐石都是我想象的。所以就算我把它想象成盘石,羽毛,大铁块,大金块或者什么台灯,钢琴都没有问题。这是我的事,因为这是我的想法,那么为什么要把它想象成坚固的磐石呢?因为我把他看的太重了。

如果这时候把他看轻一点。看成一颗羽毛,或者是什么别的东西。少了这种想象中的压迫自然就轻松了。

我们学校是要签订自走协议才能自己走回家的由于我上个学期已经签订了,所以我今天顺顺利利的过了门卫这一关,开始往家走。

回到家打电话告知了一声,妈妈妈妈说今天她可能晚点回家,让我自己准备点吃的。

听到这些话,我心里没有什么波澜,因为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是他自己的事。我只要管好我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眼下的事情就是给自己准备点饭吃,干好自己的活。

先是下楼用自己在公众号里赚的钱买了一根两块钱的冰棍和一包泡面,我觉得还是买袋装的泡面比较省钱。毕竟里面装的东西和桶装的一样,只不过少了一个纸碗,那纸碗能值多少钱就值两块钱了,我觉得用家里已经有了的碗泡就好了,不用再买那个纸碗。

买回去之后吃完冰棍,看了一小会儿书,就开始吃面了,我给自己煎了个蛋,放在了面里。本来准备煎根火腿肠的,可是觉得有点麻烦。就没煎火腿肠了。

由于这个暑假在学堂的练习,我已经很能够给自己准备一顿可以饱腹的饭菜了。自己一个人在家也不会出现什么害怕的情绪,因为我知道那些情绪都是表面上的,都是我想象出来的,真实有害怕存在吗?其实并没有。

吃完饭再次看了一本书。发现妈妈还没回来,于是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妈妈说今天他可能很晚回家,我要自己在家里安顿好自己。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毕竟在学堂呆了这么久,也不是白呆的吗。

做完饭就开始写小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