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掉的头发,剃掉的虚荣。-散文

1

今天早会的时候汪校长提出让我理头发,理的光光的最好。

这时心里有一点抗拒,毕竟我是个女生啊,理那么短的头发又不好看,再加上我本来就像男生。就更不好看了,我才不要理光头呢,鬼吧你。

但是我在内心里这么想并不能阻止汪海要剪掉我的头发,所以我还是得去剪。

我们学堂负责剪头发的一般都是李老师,由少数时候是由别人负责剪头发的。所以我也是由李老师来剪头发。

听到李老师不要给我剪太短,我放心了。随笔的图片

因为这时我很害怕,我的头发剪短,感觉头发剪短了。我就失去了所谓的虚荣心,所谓的面子。

这时候我活在别人的眼光里,因为按照我的常识,我一个女生剪光了别人会认为我很难看的。他们会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就像我从长发刚刚开始剪到那个短发一样。

在我内心正迷惑的时候,汪校长跟我说剪完了,就给我20块钱。这使我的内心好像被放下了一个大秤砣,感觉平衡了很多。并不是因为我感觉这20块钱就可以弥补我的这些头发,这些虚荣,只不过感觉这20块钱能让我刚剪完头发的内心稍微平衡一点而已。

这时感觉丢掉了所谓的面子,因为别人觉得我不好了。这可怎么办?我不再是别人眼中那个漂亮的小女孩了,我是人群中的秃头!不不不,可千万不能这样,我可不想成为秃头。

但是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虽然我不确定学校里的那帮人,现在还会不会用那样的眼光看着我。但是这些事要等到到时候开学了再说了,因为现在我又没有遇到那些人。

就这样内心感觉释然了,不再害怕剪头。准确的说是不害怕把我的头发稍微剪短一些。

就这样李老师帮我开始剪头发了,剪头发要用的时间也挺久,因为李老师要不停的左看右看,前看后看,修修剪剪,这补那补。要这样搞好久好久,才能修好一头的头发。在这期间我的脖子被头发扎的不行。好像在被100只刺猬同时扎一样,痛苦不堪。

终于头发剪完了,稍微短了一点,只不过我还能接受去洗了个头,然后就去厨房看了一眼。

这时张珊蓉和唐老师同时发话,这还不够呢,还要再剪短一点。不然你是拿不到那20块钱的。

这时感觉他们真是的,管的这么多,我剪头发关他们什么事哦!真是闲的没事干,蛋疼。但是因为李老师和他们是一路人,李老师居然同意了,还他跟他们巴拉巴拉的好一阵决定再给我剪一会儿。

这时感觉心里被击了一重拳一样,忽然就把刚刚跳上悬崖的心一拳揍到了谷底。这种感觉就好像刚开始还在蜜罐,里忽然被人一拳打进了墨汁的深渊,搞得特别突然。

这时候有点抗拒,并不是因为不接受第二次剪完后我的发型,只是单纯的觉得:头发太扎脖子了。但是没办法,禁不住好几个地位比我高一些的大人的谴责。再加上那时的我把他们所说的不给20块钱信以为真,所以我就再去剪了第二次。

第二次剪成了一个蘑菇头,我也还稍微能接受去游荡了一番,便去干活了。汪海说头发还是有点长,那时我在干活也没去多想以为汪海就不用给我再理了,这样就够了。也没去多想。

可是吃完晚饭的我却被告知:还要再理。这使我的虚荣心就起来了。

蘑菇头已经是我能承受的极限了,你们还想把我的头发怎么样?剃光光吗?不可能,滚犊子吧!我可不想把我的头剃光光,你们倒是把自己的头给剃光光啊!

此时害怕我所谓的虚荣心被取走了。我认为我一定要这样,这样我就会很苦。因为我不可能每时每刻达到想象中的样子,因此我就会苦。如果我存活在别人的眼光里,那么我也会苦。因为我不可能控制别人,每时每刻用某种我想要的眼光看待我。所以我也会苦。

总的来说就是如果我想控制我不能控制且不应该控制的东西,那么我就会很苦,因为我不能控制他们。

我去理头发开始我很害怕,害怕里程秃头害怕那些未来的事情。但是慢慢的我就不害怕了,还是去理吧!

可是让我惊讶的是我一做上理发椅子。张老师就直接用剃子给我来了一下子。几乎快要剃到我的头顶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小块地方都已经光了。嗯,其实不是光,就是只有一点点头发了,接近光的程度。

这使我很生气,这个家伙他妈的不问我同不同意就给我剃光头。怕是他妈的有毛病哦。但是那时我很愤怒,我直接转头给了张老师一巴掌。

因为当时我很愤怒,由于我自身不能承载这么这么多的愤怒,于是我便要想把这些愤怒都转嫁到别人的身上,不管他是谁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反正转嫁就对了。就这样,我把一身的怒气全部发泄到了张老师的身上。

张老师并没有生气,张老师比我大很多,还好在学堂经过训练。不然的话可能我给她这么一巴掌,我就要被他打死了。

张老师并没有生气,只是平静的告诉我事实我那个时候因为愤怒根本就没有去听,去擤了一个鼻涕就怒气冲冲的下楼了。

一下楼把窗帘一拉,门一反锁。这下好了,没人能看见我眼中丑的模样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拿上手机刷了一会儿抖音,感觉心情平复一点了。此时内心的平复并不是因为抖音,而是因为越往后发展自己就越看清了这件事情也就不太为这件事而生气了。

后面汪海来了,想让我再去理理发。

这时我装作很生气,我只是想赶走汪海而已。因为我不想再继续理发了,我也懒得再理发了。

这时汪海提出了很多很诱人的要求,比如说给我20块钱,给我一大把姜糖,或者给我一点糖吃。但是都被现在看起来怒气冲冲的我表面上拒绝了,其实我内心非常渴求得到那些东西,但为了保持我表面这个愤怒生气的形象,我不得不表现出对你这玩意儿看不起的状态。

最后我受不住了,收不住心里和诱惑的双重打磨。我笑了笑得很开心,这代表我对这件事已经释然了,没有那么多的执着了。这使我看清了那件事情,不管理不理发,我都是我。我自身不会因为理头发而有任何改变,除了头发变短了以外,我还是那个我。没有歪了鼻子换张嘴,也没有把眼球抠下来。只是理了个头发而已。

这时看着眼前那么多的条件,我也就开心了。因为本身我的心就已经偏向于理发这边了,现在放弃表面上这个怒气未消的状态。使得我更加不怕理发了,于是就去理了。既然不怕,那为什么不理头发呢?

理完之后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情况,大家也没有嘲笑我。我还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钞票和糖。简直是要爽翻天。理个头发没缺啥,还白赚一把钞票和一把糖,天下哪有这样的生意呀。可惜被我捡到便宜了,嘿嘿。

这时心态偏向于乐观,换一个角度看也就看不到所谓的虚荣,缺失和丑了。我看到的只有剪头发的好处。

所以乎。我们看到的那些东西都只是我们的定义。只要换个角度看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了,就像虚荣心一样,只要你换个角度看就不会觉得虚荣心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