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得来终觉浅-散文

1

今天下午我的工作是锯木板,我已经连续锯了两天的木板了。所以自己也比较习惯了,锯子我认为也是比较好用。

于是就开始锯木板了,锯木板的时候需要把木板架在一个东西上。因为不能直接把木板放到地上去,根本没有锯的空间。所以必须得把木板架到个什么东西上。

而我选择了架在旁边高高的水泥池上面,高度比较合适,给我锯的空间也比较多。算是比较好的一个地方了。有时锯子还会时不时的碰到水泥地。但是问题不大,能锯就行。

于是开始锯木头。吃啦,吃啦吃啦吃啦!不一会儿就用那把锯子锯出来一大堆木屑。随笔的图片

我用的那把锯子“劲儿很大”。是刚拿出来用的,锯子很锋利。因为锯子上面有很多尖尖的齿,齿旁边跟刀刃一样很尖。所以有着锯完木头的功效。同时旁边那些尖尖的齿扎到木头里的话,也会把木头“带飞”。因为那些齿把木头勾住了。我一拉锯子,锯子一旦有了动力,就会把木头给“带飞”。由于这把锯子特别容易带飞木头,所以我在这儿称为他劲儿很大,带飞木头的劲儿很大。我也在前面打上了双引号。

所以我需要用一只脚踩着固定木板,才勉强不会让木板到处乱滑。就这样,我锯完了三个木板。这三个木板已经算是比较细的了。而且非常非常的薄,用一只脚固定根本不是问题。

第四个木板的时候木板有些重,还有些大。以至于我用一只脚根本就固定不住了。就算踩住一边,木板也会不停的乱滑。甚至还会翘起来打到我的小腿上,把我的小腿都打青了。

这时我就一只脚固定木板已经很困难了,我没办法。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压住她的东西,就算压住了,也是徒劳。因为那根本就是白费功夫,因为我不能边锯木头边调整那个东西。把握不好力度。很容易pang的一声弹到我脸上的。那个时候我可就要被打成鼻血患者了。鼻血在脸上哗哗的流,止都止不住。

于是我没办法,就用双脚踩着木板。以求固定住他,果然用双脚踩木板很容易就固定了。我可以很容易的把木板就踩在地上。

过了不久,我发现木板好像越来越难锯了。开始锯了两下就可以锯出很大一个裂口的。现在锯很多下也难比以前锯几下了!就好奇怪。

当时也没想太多,就那么漫无目的的锯。反正我的目的就只是把它锯断而已。

直到我锯了一会儿之后,汪海来了。这事我有点奇怪,汪海怎么来了?只不过我在认真锯,就算汪海来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吧。继续锯我的木头去了。

这时汪海在我身边游荡了一圈,然后转过去对张智敦说:你说这符合了什么原理吗?我猜这里的什么原理指的是我,我在锯木头的时候符合了什么原理。张智敦说了一句话,我也没听清楚是什么。重要的是随后汪海说这符合了越锯越紧定理。

我有点奇怪,物理学中有这个定理吗?但是当时在锯木头也没管那么多,只是听到这句话,单纯的以为我锯木头的姿势不对,不应该把两只脚都放到木头上。

你是把一只脚把从木头上挪下来,挪到地上,稍微挨着点木头边这样就可以固定着木头了,也可以很好的继续锯。

锯完木头,汪海提醒我今天小结的内容是纸上得来终觉浅。我好像明白了。

我们在纸上,在书上得来的那些东西都是别人已经帮我们整理好的。都是别人已经嚼过的馒头,这样我们才会有时候觉得嚼着方便,嚼着舒服。但是别人嚼过的馒头和蒸的馒头又怎么能说没有区别呢?一个湿哒哒,黏糊糊的很好嚼,还有一个很劲道,有时还要费点牙劲才能咬掉。这两者怎么能说一样呢?

而且我们从书上得来的知识有时是自学,有时是老师教教我们就完事了,不管别的。只要你看起来懂了就行。

所以才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纸上得来的都是别人嚼过的知识,别人帮你整理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一种捷径。但是你走捷径,恰恰不能体会到走大路的乐趣。所以说,纸上得来终觉浅。觉就是感觉的意思。在书上看的东西,你多半只是看看自己看看意思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体验到它真正的东西真正的内在的东西,只不过再往脑袋里存储着一些别人已经帮你整理好的排块,有什么意思吗?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的下一句是绝知此事要躬行。躬行的意思,在这里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去体会,感受。

我觉得在脑袋里装那些无谓的排块不仅会浪费时间,而且有时记忆也不是太明白,记也记不清楚,还在浪费时间,何必呢?除非你觉得自己能很好地组成那些排块,并把它们一个一个按自己的顺序排列好。没问题,你输送书本那些东西进脑子就完全变成了你自己的,这也很好哇。关键是有些人只会无谓地输进那些排块。把他们一个一个堆进脑子里,完事不管了,这样所谓的学习又有什么用呢?只不过是把书本上的转移到了脑子里的。我还不如直接去书上看呢!

就像我学习这句话一样。在书上看到的,可能只是白纸黑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可能就只是这些而已,有可能还夹杂着老师说的抄写,背诵,默写。这无非是把我脑袋中的排块拿出来用不同的方式组合再组合而已。不管怎样,组合他都还是那样的排块有什么区别吗?没什么区别,就像一块儿巧克力切成了不同形状一样。

但是如果我真实感受到的,我就会体验到这件事情在生活中的种种应用。以及这件事的真正含义。这时我是把现实中的事情输送成了一个个块。但是这些块我不是用来无谓的组合,不会像从书本上学习那样死板的拼一块再拼一块。我会灵活的运用这些小块,把他们搭建在那些需要的地方。我们不会像书上那些死板的一样,只会把一些组装成的排块塞到那些地方去,我们塞的排块是由那些缝隙决定的。而感受就不一样了,我们能灵活的运用那些排块。缝隙是由我们的排块决定的,我们可以选择用排块来组织缝隙,填补缝隙,从而变成自己能够轻松填补的空隙。

这么说,学习书上的知识和真正。感觉了解这件事情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你学书本上的不能灵活运用的话。那么你只是在死板的组合一个一个别人给你排好的排块。而感受就像是在灵活的运用一些积木小方块,那种灵活和自我运用的感觉都是在书本上学习中,感受不到的。就像你在书上看到一个蛋糕,以及它的做法和现实中感受蛋糕,以及蛋糕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就是今天的小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附:

由于今天汪海和我说可以不写西游记。加上今天小结的次数比较多,而且我需要准备一些资源。今天的西游记暂时停播,希望大家多多谅解,谢谢。

3
导师心得:

今天没啥好写的,主要是锯木头时的一件事,需要说一下。

锯木头时没有人给我规定数量,也没有人给我规定锯每段的大小。这种锯的方式被我们称为自由锯,因为没有人给我们下规定,也没有什么约束,很自由,所以就被称为自由锯。

当然自由锯也是有潜在的小要求的,张智晴好像告诉我过每次必须得锯五个木头,不知道是我听错了还是张智晴表达的有点问题,在我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张智晴否认了这句话。

这是有点疑惑。自己也有点生气,明明是你自己说过的,凭什么要怪我。只不过我尝试让自己平静下来。只不过是一句话,为什么要让自己生气呢?

这也是在借说错话这件事练这件事来练习,我对错误,对错误的接纳这件事。

生活中的那些事情,无非是在借事炼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