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自己的想象当真-散文

今天早上汪海叫大家去开会,开始简单的闲聊了一会儿。聊了近期我们的工作状况,开始一直在聊朱朱和陈松的工作状况,偶尔才在聊到陈松的时候提及一些我的事情,聊的过程中也是比较欢乐,比较放松,没有聊太多的工作上的事,感觉很开心,放松。

汪海的椅子忽然往后倒了一下,汪海被吓了一大跳。我是看汪海的表情定义的。汪海好像是被吓了一大跳,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一股惊悚的感觉。至于汪海是不是真的被吓了一大跳,我不知道。汪海问是不是我谋杀他?我说不是,我又不会动这个坏心思。有那个功夫我早就去写清净经去了。可是汪校长海说就是我谋杀的。当时心里有点急了:你又没有任何证据,你怎么老是说就是我谋杀的哦!大傻瓜。我当时心里有点生气,因为我不想被说这个谋杀,感觉他可能要罚我的款,不想被这个样子做,我内心深处其实就是为了面子。虽然我没有谋杀他,但是我不喜欢汪校长这样说我,感觉这样好丢面子。然后呢我后面也没去管,因为汪海去说别的事情了。随笔的图片

汪海忽然说了一句:好!现在停止说话。我被吓了一跳。因为如果汪海这样子说,就说明他要停止闲聊,要开始分配活了。我的心开始紧张起来,今天汪海忽然语气这么严肃的说话,是不是要给我们分配一些超级难的活呀?好害怕哟,当时因为我的经验告诉我,汪海这么严肃,要分配很难的活。所以使我的心里出现了害怕的神情,我不想让汪海给我分配太苦太累的活,让我感觉很劳累的体力活,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能让我感觉到很累。这使我坠入到了一个名叫以前的蛋糕模里。和一个名叫以前的事物的蛋糕模作比较,这时我会感觉现在的东西好差。应该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于是汪海给朱朱分配了活,是把他的寝室整理好。我的心又开始重复万一了。啊!给猪猪安排的活这么简单,莫非要给我们安排很难的活,所以没有时间去给他们安排太难的活吗?好恐怖呀。

此时因为汪海的一些举动出现了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很多万一,就会让内心感觉到一些反常的景象,就会出现一些情绪。害怕,开心,难过。但是这一切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并没有实际发生,也不需要把他当真。

汪校长最后给我安排的活是自由活动,感觉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嗯,我的活真简单。这时回头才发现自己刚刚的一切都是幻想,都不是真的,只是我看见汪海做这件事的一部分而想象出的另一部分而已。一块儿虚假的蛋糕,是吃不着的。

玩了很久,到了中午,我不可以玩手机。中午的时候我本来想:唉!今天他们杀了鸭子,那个鸭子的肉一定会很不错吧。因为我之前吃过别的地方的鸭脖,感觉很香,香辣香辣的特别好吃。于是我开始有点期待今天的鸭子肉。但是今天上桌来的鸭子肉,看起来干巴干巴的,嚼起来也不太香。这时我是拿别人的东西和这个东西做了对比,我拿一个虚假的蛋糕模具和一块儿小小的蔓越莓做了对比,我忽然感觉:这一颗蔓越莓好小啊,我忽然感觉:这个鸭子好难吃啊。但是如果我把这个鸭子去给一粒米饭去做比较,我把蔓越莓去和树叶做比较的话。我肯定觉得蔓越莓要比树叶好得多。这时我们脑海里产生的以前吃的东西,以前看到的东西也都只是想象,也都只是空的蛋糕模而已。如果你把眼前的东西去和那些空的蛋糕模做对比,只能有一往无际的失望,或者一望无际的欢喜,而这些都是虚假的,它就是它。不用拿别的东西去和另外一样东西做对比,因为模具不一样,得到的结果也就不一样。

今天中午开心的玩了一中午,感觉没手机不是不能活,只是我感觉手机很重要而已。手机能拽走我们的心,让我们沉浸于那些虚假的蛋糕模之中,让我们沉浸于那些虚假的游戏。仔细想一想,游戏都是那些游戏工程师构思出来的,它们是真的吗?不是。所以要时刻保持觉知,时刻问自己有没有沉浸在一个蛋糕模里,因为有些蛋糕模是隐藏的,你觉得他可能是一个开放式的不是蛋糕模的大箱子,大箱子上面长了一个大口,你可以随意发挥,其实这是一个封的很紧的蛋糕模。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你能看到的,有些事情可能会隐藏的很深,甚至你不论多仔细都看不到,这时可能就需要我们去踩一踩,试一试,或者感知到了。这也反映了眼睛并不是总是起作用的,有时需要我们去认真的感知。

下午又是自由活动的,一下午感觉很开心。但是这次从蛋糕模里爬了出来,开心就是开心,自由活动就是自由活动,别跟这里的自由活动和上午的自由活动对比,别跟这里的自由活动和别的时候的自由活动做对比。度过了一个很开心的下午。没有比较,感觉一切都很好,我不会感觉他比他好,也不会,感觉他比他差。没有任何的比较,也就没有太多的杂乱情绪,难过,开心。比较。能让我们产生情绪,因为比较可以让我们觉得他比起他来说更差,比起她来说更好。激起我们的一些情绪。比如说他比她好,我好开心。

生活中有很多很多的比较,有很多很多个空虚的蛋糕模。我们要时刻保持觉知,时刻保持警惕,不要让自己陷入这个空虚的蛋糕模。不要让自己在蛋糕模里面迷失自我。

不要把一些想象当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