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觉知力还在吗?

你的觉知力还在吗?

今天早上吃饭。今天早上的饭是豆浆,我不太喜欢喝没有加糖的豆浆。于是我便想用和别人聊天来打发喝豆浆的时间,我觉得豆浆嗯有点没有味道。所以我就再跟小胖聊天,虽然和小胖聊天和喝豆浆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和小胖,张智晴一起聊天,那样的话,我觉得我能把我的豆浆,快点喝完。也不知道我当时是为什么这么想的,讲话和喝豆浆有什么关系呢?也许那时是因为我觉得跟他们讲话能让我把注意力放在讲话上,使我注意到这个豆浆的时间更少,这样我就能在我自己意义上快点喝完了。

我感觉喝豆浆时与别人讲话能转移我的注意力,不让我的注意力在喝豆浆上。这样能使所谓意义上的喝豆浆变得慢。况且我也很想跟别人讲话,有时吃饭的时候莫名其妙的蹦出很多很多话要讲。好像平时都没有那么多话似的。很奇怪,因为吃饭的时候明明不能说话,为什么还能蹦出这么多的话呢?更奇怪的是,这些话好像一吃完饭就没有那么多的话要说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随笔的图片

可能是因为我们在吃饭的时候会边吃饭边想事情,有时候想着想着事情就突然挖掘到一个宝藏,比如说我想玩迷你世界,我吃饭时想着想着就想到一个好好的陷阱。于是想去告诉别人,但是现在在吃饭呢,吃饭就是吃饭,说话就是说话。此时我们一般会去直接告诉别人,而不会选择缓一缓。

我跟小胖讲了一会儿话,汪海来了。此时我心里很着急,害怕。因为只要我们吃饭的时候一讲话,汪海就会面露凶相。我觉得应该是让我们专心于吃饭上,吃饭就是吃饭,讲话就是讲话。有话可以,等吃完饭再讲。吃饭的时候,就不用去讲话,安心的吃你的饭就好了。我害怕的立马停下了我的嘴,但是汪海还是听见了我和小胖和张智晴在讲话。此时汪海叫我和张智晴去大圆桌子那边吃饭。还说你们看小胖对女生没有抵抗力就欺负他是吧!但是我觉得小胖也聊了天呀!为什么只只把我和张智晴带到圆桌子那边去呢?这一点都不公平,小胖也讲了话。凭什么只要我们两个要受罚?难道是汪海偏心于小胖吗?看他平时对小胖都挺好的,这好奇怪呢!真的是!只有我们两个要受罚,真讨厌。此时心里对汪校长满满的全是怨恨,对小胖满满的全是嫉妒。我感觉汪校长只对小胖一个人好。这一点都不公平,唉,如果我讲话的时候,汪海也能不惩罚我就好了。

我写小结的时候想:可能只是因为我和张智晴挑起了讲话的兴头,小胖才会去讲话的,如果没有我和张智晴去挑起这个兴头。小胖一般是不会自己去讲话的,因为他深知汪海的厉害。而且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真正的公平,只是产生了比较而已,我本来一天吃两碗饭,很多粉丝和白菜,我觉得挺好吃的呢,可是我忽然看到有一个人他每天吃50串烤肉,每天吃80块巧克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就会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她吃那么多,我吃这么少。

而且讲话的过程中只有我和张智晴讲得最凶。小胖基本上就是坐在那里听也没讲几句话。

现在回头来想一想,那时我的觉知力几乎是不在的。我光顾着去和小胖,张智晴聊天。我根本没有意识到吃饭的时候如果去聊天的话,不仅会影响食物的味道,而且没有安心去吃饭。吃饭就是吃饭,为什么要去聊天呢?我去餐厅又不是为了去一个菜市场跟大妈聊八卦。我去餐厅是为了吃饭呀,吃饭的时候聊天那我到底是在吃饭还是聊天呢?

当时我因为专注于边聊天边吃饭上,我不仅两件事都没有做到位。而且我也没有觉知到我的觉察力已经逃出生天。

如果吃饭时我保持觉知,可能就会意识到:嗯,吃饭的时候讲话有可能两件事情都不会做好,还会影响食物的味道,我不应该这样做,安心的吃饭就好了,如果有话和和小胖等会儿再讲吧!

生活中我们要时刻觉察自己的觉知力,还在不在身边?如果觉知力已经不在身边,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所谓错误的事情。因为当我们的事情专注于你手上这件事情以外的事情的时候,你根本不会意识到你在做的这件事情做的什么样了。你会注意到额外的那件事情。导致你两件事情都不会做的太好,比如说搬砖的时候和别人讲话,你根本不会注意到你这个砖到底放哪儿了,你根本不会注意你到底把砖放倒了还是放正了,因为你的注意力都在讲话上,根本没有去理会搬砖,这时就可能导致一些所谓的错误。

在我读过的乌合之众中也说过,在一个人在群体里基本上是没有独立思想的,他们只会做一个跟屁虫,跟着别人跑。我感觉我那时也是这样的,在这个吃饭讲话的群体里不停地跟着小胖,张智晴和我自己想说话的那个念头,跑啊跑啊,一直不停止。

这大概也是让我们独立的原因,让自己停下来,看看自己的念头,看看自己都在跟什么人跑,看一看自己很久没有注意过的自己。

有时候我们根本不会注意到我们的觉知力已经跑掉了,我们专注于别的事情上根本就没有认真的仔细的,细心的去观察过自己。

我们关注于吃饭,我们关注于干活,我们关注于游泳,我们关注于手机,我们关注于书,我们基本上会关注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可是我们哪里关注过自己呢?

把自己的注意力多多放在自己身上。抛开周围的一切事物,看见自己的本性,看见自己正在做的事,看见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