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 头 金

狗 头 金

从前,南山上住着一对老夫妻,生了一个闺女一个儿。闺女长得秀丽貌美,找个婆家下了山。儿子实诚是个残疾人,腿瘸,身小力薄的,没有成上家。

网赚随笔的图片

老夫妻活到七十多岁,撇下残疾儿子走了。别人都在山下买了田地耕种,实诚腿脚不好下不了山,就在茅屋旁开垦几垄山地。山上斜坡大,石头多土垃少,他只得借势造地,东一呼啦西一片,这儿几垄,那儿几沟。忙活了整整三年数了数,大大小小开了三七二十一块地。一天在地堰上歇息,数着数着差一块,扭头一看,在草帽子底下盖着呢。就是靠着这点地,秋种麦子,夏种玉米、高粱,地边点瓜种豆,多少打点粮食,孬好摘点北瓜豆角,勉强维持生活。

这一年秋天,实诚出了茅屋到地里种麦子。他拿着大镢条沟子,刚条了两个来回,端着瓢头子撒麦种时,见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年迈老人蹒跚着走来。前面没有住家,山顶风大寒冷,老人家独自一人这是要上山干么?实诚和老人搭讪,老人也不理不睬,默默地走了。

实诚撒完几把麦种,猛然觉得不对劲儿,似乎要发生什么事情,放下瓢子撵去。他腿脚不好走得慢,赶到山顶上,老人已站在陡峭的悬崖上了。他一看老人家果然是想寻死,便好言相劝,把老人稳住扶下来。此时的老人早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细细一问,才知道老人三个儿子都不孝顺,实在活不下去了。实诚说:“老人家,你儿不养老,我来养活你。反正我爹娘都没了,正好咱爷俩做个伴。你看,我开的那些地,大不了再开几块,饿不着咱爷俩。”

老人家随实诚回到茅草屋,看看住的简陋,屋里破破烂烂,屋旁的地零零星星就那么一点,日子过得极其寒酸,不忍心连累这个好心人。谎称回家拿套铺盖再回来,含着泪花向山下走去。

老人家腹中饥饿,身上寒冷,越想越恼亏,气血涌上头来,猛的栽到路边石梁上。实诚下山迎接老人时,老人家已经身上冰凉了。

实诚赶紧去给老人的儿子报丧。当地有个忌讳,说死在路上的人是路鬼,不能进家,进了家不吉利。三个儿子推来搡去,谁也不肯去收尸。实诚不忍心让老人家暴尸田野,捎信儿让姐夫买来一口薄皮棺材,收殓了老人,抬进他的茅屋里。他将墓穴选在爹娘的坟旁,拿起镢锨挖坟坑,准备好好安葬老人。

山上石头坚硬,土层浅薄,挖起来十分吃力,挖了两天才挖了三尺深。挖着挖着,突然“当啷”一声响,仔细一看是个石板,慢慢掀起石板,下面竟然是一个陶瓷罐子,罐子里装着满满的狗头金。

老人家的三个儿子听说了,说狗头金是因爹的死而发现的,跑来与实诚争夺财宝,官司打到了县衙。县大老爷听清了事情的原委,惊堂木使劲一敲,说道:“你三个忤逆之子,虐待老人,致死人命,不收监治罪已是便宜了你们,各打五十大板!实诚善待老人,替你们安葬老人,却意外获得狗头金,这是上天眷顾好人,财宝理应归实诚所有。退堂!”

实诚把老人家当成了自己的亲爹,平时添土薅草,节日里上坟烧纸。乡亲们一边骂老人的儿子是不孝之子,一边夸实诚真是名副其实,是个厚道的好人,说是这就叫现世报应。

实诚一时成了当地的首富大户。盖起了五间大瓦房,垒起了四合院,娶了媳妇,生了儿子,儿子长大娶妻生子,子孙满堂,过着美满富足的日子。

榆钱的美丽传说
上一篇 2021-04-12
身边的教养
2021-04-12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