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善辩的说书人

聪明善辩的说书人

话说早年间,山东人高老实走了个老远的亲戚——到了山西太原。

高老实的亲戚住在太原某地一个纯山村。这儿极其偏僻,鸟儿罕至,行人稀少,文化生活十分困乏。这天,村里来了个说书的,顿时成了个西洋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村人都知道了,天刚擦黑,人们就往说书场里涌来。

当时,正直三伏天,没有一点风丝儿,天气闷热得狠。吃罢晚饭,亲戚约着高老实去听说书。他想,闲着也没事,正好凑个热闹,图个凉快,就跟着去了。

网赚随笔的图片

此时,村里人几乎全来了,密密麻麻的把说书人围在当中。说书人是个双目失明的睁眼瞎,穿着整齐,打扮入时,清瘦的脸颊,薄薄的嘴唇,眼皮一眨巴一眨巴,圆圆的眼珠滴溜滴溜的转,一看就是个能说会道的精明人。说书人问了声人来齐没有,咳了两声,吐口粘痰,清了清嗓子,一把胡琴往膝盖上一放,拉了几下定了定弦。突然蒙出一句:“谁家孩子在哭啊?快点拿奶头堵住嘴。再闹,打他几巴掌——哄哄。”

闹了个闲篇子,就开始说啦。

我说大伙儿有福气啊,今儿,咱说段《武松打虎》。哎,咱和别人不一样,人家都是粗粗拉拉说个大概,咱是往细里说,武松自哪里来,经过了哪些景,路过哪些点,这些景点有什么说道,又有些什么妙处?咱是先说来龙,再说去脉,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边。说了头,说了尾,当中不落鲤鱼腰。你是越听越爱听,越听越上瘾。

“啪”的一声,板子一敲,进入了正题。

话说武松自小爹娘早亡,是他亲哥哥武大郎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武老二在青河县呆了多年,与哥哥好久好久不曾见面,心里那个想啊,那个念啊,真是恨不得插翅飞到哥哥身边,跟哥哥亲个够!这一天,武松独自一人上了路,爬上了泰山,从泰山下来,往南一逛荡,上了徂徕山,从徂徕山下来,又爬上了无影山。

高老实就是泰安徂徕人,心想:说武老二,应该在阳谷啊?怎的扯到了无影山呢?我倒要听听你咋掰扯。

只听得说书人接着讲到:那无影山就在徂徕山下,不比泰山高,也不比徂徕山矮,也是高耸云端的一座大山啊!山有多高呢?不说不知道,一说你得吓一跳。说是山顶上一个打谷场,打谷场里有一个碌碡,突然来了一阵大风,把碌碡刮得飞起来,“啪嗒”落在地上,往山下滚去,滚啊,滚啊,“咕噜噜,咕噜噜”,滚了三天三夜没滚到底儿。

高老实听得笑喷了。说:“可别吹啦!我就住在无影山下,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那就是一个小蘑菇山,近看还是个山,远看就是个小土丘儿。”说书人听的出是山东人口音,猛地打个激灵,稍一沉思,接过话把,说道:“我说老哥,别打岔啊。咱是卖个关子,还没说完呢。你猜怎的三天三夜没滚到底吗?那是碌碡落到了一个树杈上,悬在那里啦,到现在还夹在树杈上哩。”

说书人见山东人不言语了,接着说道:无影山北边有条河,名叫瀛汶河。这条河比黄河还宽,源头来自西边深山老套里,水源充足,浪花淘淘,流水湍急,整天整夜哗哗地向东流,流啊,流啊,一直流进了东海。

高老实听不下去了,说道:“谁不知道汶河水往西流啊!瀛汶河是大汶河的一条支流,来自东部山区,向西流进大汶河,再流进东平湖,然后进入黄河,才流进了东海。…… 汶水倒流与泰山玉带(云雾缠腰)、徂徕夕照等齐名,是泰山八大景之一。……先生,你扯哪儿去啦?”

说书人一听又是山东人打岔,哈哈一笑说:“看看,看看!山东人就是老实,实在的不拐弯儿。咱还没说完哩,他又给掐断啦。咱说的是,徂徕山上下来一条小河斜着向东流,流着流着扭了个脖儿,这才又向北流进瀛汶河。俗话说小河有水大河满,大河水满浪滔天。六月里,雨水连绵,那瀛汶河水满了槽,势如黄河,猛如长江,翻着白色浪花滚滚向西流去……”

高老实见说书人不慌不忙,能言善辩,圆的周全,也就不吱声了。

说书人接着又夸夸其谈,说完泰山,徂徕山,大汶河,咱再说武松一路南行,去了曲阜大成殿。

高老实又沉不住气啦:“哎!我说先生啊,武松打虎在阳谷县。你这不是‘上城拐着化马湾吗?’”这句歇后语,说书人不明白,忙问什么意思?高老实答道:“化马湾在泰安城东南徂徕山东麓,那儿离泰安城远。我们住在徂徕山正南,离得泰安城近。说人走路、说话拐弯抹角,舍近求远,就用这句调侃。”

说书人听明白了话意,“哈哈”一阵大笑。说道:“说山东人实在的不透气,没想到还是个急性子哩。咱说完武松逛完大成殿,出了曲阜城,一路往西走,就到了水泊梁山。景阳冈下喝了十八碗酒,三拳两脚打死一只吊额大虫,佯装成老虎的猎人们抬着老虎进了县衙门。从那时起,武松就不是武老二啦,他成了阳谷县的武都头。”

高老实心想,东扯葫芦西扯瓢,胡编乱造,说了半天没说到正题上,生气啦,拍拍腚走啦。

说书人问:“这样说,粗线条,大框框,就没滋味啦。还是听我慢慢道来。在场的还有山东人吗?可别乱插言啦。我这里一张嘴,你就给填蚂蚱,还有法儿说嘛。”听书的人一阵哄笑,说:“没有啦,就一个山东人,早就走远啦。”

说书人嘿嘿一笑,说:“走啦?好啊!省得影响大家听书。……咱说到这里算一段,欲知详情,且听稍后分解。”

接着,拿起一个黑碗说道:“我一个不见天日之人,初来乍到,实在不容易。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大伙伸出手添补几个,三毛五毛不嫌少,块儿八角不嫌多……”

还没说到正题呢,就开始收钱啦。

酒鬼
上一篇 2021-04-22
我与时间,握手言和
2021-04-22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