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就跟摸不着的墙,一样相信他干嘛呢?-散文

1

 

今天早上我和张智晴申请去徒步带了一些钱,我和智晴就出发了。

 

她路上没穿鞋子。而我们走的又是去格塘镇的小路。那条小路上面有很多石子啊,草啊,还有一些藤蔓之类的,这张智晴就一直在说脚被硌的疼,我也没管。继续向前走我的。

随笔的图片

这次徒步不是开学前的20公里,徒步功课。所以我们可以随便买零食。于是我们在翠翠超市买了一点东西在路上的小超市买了一点东西就返回了。

 

在返回的时候在一条商店前面的小路上遇到了尔谦和他的爸爸。据说她他们是要去徒步的,要徒步到尔谦的家。听尔谦说尔谦的家好像是新建。走路到那个地方大概是35公里的样子,所以他们跟汪海申请过了,可以坐车。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正在徒步的自己,对哦,离我的开学9月1日只有几天了。可是我下次要在学堂生活的开学功课,还没有做完。大家好像都在做了。我妈妈估计现在已经徒步到学堂了。尔谦也开始徒步了。那我怎么办?

 

这时感觉自己心里很难受。因为看见别人都在做,而我不在做我就有种莫名的感觉,总感觉我和别人不一样。

 

尤其是别人都在做开学功课,我只有我还没做的时候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我的开学功课什么时候才能做?因为我觉得好像不做这个开学功课,我就和别人不一样,我就是个异类。大家都在做,就我不做。这样的念头不停在我脑子里浮现。

 

我开始有了很多不停的关于嗯,开学之前出去徒步的念头比如说这回为什么不徒步远一点,开学的功课就算完成了。或者说为什么这回要来徒步直接去开学徒步不好吗?之类的,想法。

 

在我旁边的张智晴这时也说话了,说我妈妈也出去了,张智敦应该也出去了,学堂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这句话更加打击到了我的内心。因为本来想着有张智晴还有张智敦他们陪着我,没有徒步,我应该很放心了,因为到时候我可以跟他们一起徒步呀。可是这个时候张智晴说了这么一句话,忽然让我发现好像只有我和张智晴没有徒步了。

 

这时我心里的这股莫名的恐惧感是怎么升级的呢?我害怕只有我一个人不徒步。我害怕大家都徒步了,只有我一个人没徒步。

 

第一,我是追求这种,别人的陪伴。因为如果大家都徒完步了,不想再徒步的话,那么我只能一个人去徒20公里的步。多累呀。而且还孤单路上没有人陪着聊天,只能喝水而且还不能吃东西,吃零食。

 

然后呢,我就是想追求自己和别人一样,因为我想要自己和别人一样,那样呢?我才显得合群才可以和大家玩。那样我才显得和大家一样一些大家就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多好啊,没有阻碍的和大家一起玩。

 

可是事实偏偏不准,我这样。等我回学堂的时候,唐老师已经徒步完了,我妈也已经徒步完了。这下可好,我梦想成真了。

 

这时心里就好像突然被人一把推进了深渊。感觉又黑又冷。还非常孤单。

 

这时因为没有人陪我,我的心里就莫名的少了一种感觉,少了一种别人陪伴我的感觉。我觉得生活中必须得有人陪伴我那样我才会觉得好。才会觉得安全。毕竟谁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像守卫一样守护着你的。

 

但是我自己真的需要别人来给我安全吗?

 

我自己就是我自己。如果需要别人给我安全的话,不可能有人一直陪伴着我,除了我自己。那如果别人走了,怎么办呢?别人走了,我就是缺一块心少一块肉吗?并不是就算别人走了就算我身边的所有人都离开了我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不会缺失什么,这就说明我们其实不需要别人的保护。需要别人的保护,只是我们的一种想象,一种定义而已。

 

所以呢,每当我们需要保护的时候,需感觉需要一种被别人保护的感觉的时候,那我们应该想一想,我是不是真的需要他的保护呢?如果他不保护我,我会死吗?我会缺一块新少一块肉吗?如果你的回答是不会那么就说明你可能不需要他的保护,这可能只是你的想象而已。

 

想象就跟摸不着的墙,一样相信他干嘛呢?-散文

 

这就是今天的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