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心使人苦-散文

今天晚上的晚饭是香肠,煎的非常好吃。吃完饭之后,我就准备下楼了。

这时我听见汪海在叫:念如,念如,但停下来仔细一听,我才发现汪海原来是在叫我的名字。我也不敢怠慢,就赶紧跑上楼回到了餐厅。

汪海告诉我,晚上带着三唐一起洗一个澡,当时我在原地停了一下才说,好。

这个停顿当然只是一个表演。但是我心中的确有了念头在翻滚,第一个害怕和担心是我晚上的小结会不会写不完。昨天我是七点钟开始写的小结,但是我08:40才交小结,今天我还没有提前画画,我担心和恐惧。

看了钟表之后,我立马瓦解了这个想法,当时才06:05,算上准备之类的时间,洗完澡也才06:50,不会洗的时间太长太离谱的。所以我的小结也不至于写不完。

另外一个担心,就是今天我和三唐可能要在同一个浴室里洗澡。生理上来说,三唐她才四岁,身体也比较矮小,够到水龙头的开关都有点费劲,放肥皂的台子都够不到,更别说自己洗澡了,作为带她的人,我是绝对不会选择把它丢进浴室里。让他自生自灭的,。

但是我从小就被教育,隐私部位不可以给别人看,更不能裸着,甚至在家里热的不想穿上衣也不行,因为我是女孩子。再加上现在我11岁,身体已经开始发育了,虽然三唐也是女生,但是我心里难免有些挂虑,三唐也不是我的亲人,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合适?万一他谈论我的身体怎么办?

以前我没有带过娃,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隐私,我希望我用这个词可以通过公众号的审核。每次我们的谈话都要避开这个话题,或者用一些委婉的词语来代替他,为什么?

可能我身边的一些大人会传递给我一些信息,比如这是不干净的东西。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请谨慎观看)

为什么不干净?我也无从而知,可能是因为它代表着性,别想歪了!!

但这玩意儿就是不干净的吗?连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考虑了很久,这个文章能不能过审?别人会不会说我太成熟?但这都是我之后考虑的问题,现在我遇到了心的念头,那就瓦解它就好了。

如果你还没有气的举报这篇文章,那就可以继续看下去了。

其实导致这种念头的罪魁祸首还是分别心。我们心里可能有一个评判,太空人一定比扫地的高尚,但扫地和去太空又有什么分别?仔细看,你会发现没有,扫地也是为人民服务,去太空也是一样,扫地也能觉知,去太空也不例外。而且谁又说在太空又不用扫地?

身体的每个部分也各司其职,手帮你干事情,肺帮你呼吸。脚帮你行走坐卧,如果我们连自己的身体都不敢坦然,没有分别的面对,那你还能干什么?

有分别心,你就苦了,因为总有你自己不想面对的东西存在,而你又去疯狂的评判它,有分别心的生活像苦瓜一样苦,如果你对现实没有分别,没有分别心的去接受,那么你的生活比冰糖还要甜。

后来我一咬牙一跺脚,还是让她和我一起洗了澡,也没有发生什么我想象中的事情,我和三唐还是快快乐乐的洗好了澡。

不评判,不分别,觉知之糖甜蜜蜜,不抱怨,不对抗,诚实住在你心里。

今天自我评价的工资是六元加两元,等于八元,今天和我带的小娃相处的还是比较融洽,有情绪也没有拿它当出气筒。所以基础工资我还是拿了六元,至于为何加两元,是因为我觉得今晚带他洗澡非常的认真,也有很注意到唐女士自己的感受,我也给她提供了香皂之类的帮助,自己觉得也给自己了一个练习的机会。

今天我阅读的是关于佛陀回家。佛陀本是一个国家的太子,后来他出家了。出家前,他向亲人们承诺,如果他找到了大道,一定会回来后来。佛陀开始了为时七年的访道。他的家人们都很悲伤,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失去了悉达多太子。

后来,佛陀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回到了自己的家。从中我体会到,我们从没有得到,也从没过失去。我们认为自己得到的终将回去,我们认为失去的总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