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嘴的尴尬

老婆嘴的尴尬

人们叫他老婆嘴,他不是个老娘们,是个年纪不算大的爷们,站在人面前的样貌,是长的碌碡身子冬瓜头,贼眉鼠眼不说,最突出的是那张地包天嘴,下巴能接住天上下来的雨点,有人给他找了个“拜交兄弟”,可以和朱元璋的画像有一拼。

网赚随笔的图片

老婆嘴本名叫郝光鼎,自小爱光屁股玩大街,刚入学那年,他经常忘穿衣服进教室,直到坐到座位上才想起,赶紧溜回家穿衣裳。同学们总爱拿这事跟他取笑,并根据他名字的谐音,戏谑的叫他“好光腚”。后来人们渐渐把他原先“好光腚”的绰号忘掉了,只要一提起他,人们习惯叫他现在的绰号“老婆嘴”。

这个老婆嘴的名字,也叫了些年头了。坊间凡是够得上“老婆嘴”名号的,无一不是把张家长李家短,添油加醋传说些八卦故事,有时直接把人家的原话翻个个儿,黑的成了白,白的成了黑,以至于大家说话都刻意避着他,免得惹是生非。可他专门往人堆里凑,打听传播一些桃色新闻和人家的隐私。

曾经多次因为好事嚼舌根子,导致邻里不和、夫妻反目,人家打黄了天,他躲在暗处看笑话。人们都知道老婆嘴的德行,那天几个人商议着怎么捉弄捉弄他,有个说:“咱就说说‘挠痒痒’那个事吧,看他咋传播。”

大伙一听,击掌叫好,都嘿嘿笑出声来,说这个段子他没听说过,一定会说出去。

这日,老婆嘴又凑到人堆里,大家故意从话题上引导,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个老娘们和隔壁老王相好,两个人隔三岔五就做那些事儿,时间长就玩个高兴,时间短就摸上一把。街坊邻居都知道,孩子们也有耳闻,看见隔壁老王就烦。那天老娘们的孩子都在家,隔壁老王又来了,守着孩子们又没法动手动脚,瞅着孩子们到外边了,急不可耐掀起老娘们的衣衫,乱摸了一阵子。

其实,孩子们是故意躲在一边,这一幕正好被有个孩子撞见了。隔壁老王的手,伸也不是,缩也不是,就装模作样给老娘们㨤起了痒痒。

这个孩子知道他们是在胡捣鼓些啥,气的白瞪着眼,“哐当”一摔门子,躲进里屋里床上,蒙上被子不出来。

隔壁老王和老娘们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老娘们朝隔壁老王身上拧了一把,又朝里屋的孩子吼道:“你个熊孩子知道啥,你大爷给我挠挠痒痒,看你摔盆砸碗的那些毛病!”

孩子气得抹着眼泪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总是那一个地方痒痒!”

谎话被孩子揭穿,隔壁老王和老娘们羞得脸通红通红的。

此事讲得有鼻子有眼,只是说村里的某户人家,没有点明发生在谁身上,引起大家的一场哄堂大笑。别人听了都一笑而过,老婆嘴在一旁虽默不作声,说者有意,听者更有心,他要在适当的场合,把这件事宣扬宣扬。

那天在一个酒场上,凑了八九十来个人,老婆嘴的叔叔郝世民也在,这种场合,正是老婆嘴讲荤段子传播桃色新闻的机会。趁着两杯酒下肚,老婆嘴已经憋不住了,又添枝加叶把听来的故事讲了一遍。他讲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大家的表情,大伙子没有一个笑出声来的,都使劲憋住,再看看他叔叔郝世民的脸,红里透着黑,像僵尸的样子,恶狠狠地朝他瞪着眼。

老婆嘴不知就里,还沉浸在故事中,猛然听到郝世民叫了一声:“光鼎!你知道这个事是说的谁吗?”

老婆嘴看他叔叔一脸严肃,腿脚已经打颤,两扇嘴唇也不再听使唤,说:“我,我哪里知道,我是听,听他们啦的。”

“就知道满嘴胡溜溜,这个事你该啦吗?就是说的你奶奶,往后闭上你这张臭嘴!” 郝世民说罢,站起身怒气冲冲离开了现场。

这个酒场闹了个不欢而散。自此,大伙儿再也没听到老婆嘴传播过这个段子。

擦鞋
2021-04-07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