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渡劫,春天不是也不远了嘛

今天是腊月初一,乡下有句俗话“一入腊月便是年”,儿时我们小伙伴差不多将攒了一整年的愿望,都要在这腊月里实现。诸如蒸米粑粑,能吃到很经饿的粑粑;磨豆腐,锅里热气腾腾的豆浆盛到缸里,父亲手持搅伴好的石膏水要点豆浆前再问我们一遍:“是喝豆浆还是吃豆腐脑?”我们咬牙点头说:“吃豆腐脑”。炒米糖让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飘着香味,有人家米花糖里还有花生呢。候到除夕前几天,小伙伴们起早结伴跑七八里路去街上澡堂泡澡,从澡堂出来一个个被薰得小脸红朴朴的,就等着除夕时用碗喝肉汤了。

现如今,天天满屏皆“羊”,还有就是被“羊”牧着的可怜人,皇天后土间已了无丝丝毫毫过年的氛围了。

春秋三年,我们终于明白:人间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这场劫难是全人类的,各色人种都在承受着这场人类劫难,只是,我们身边的人承受同一样的劫难时,被外加了许多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还有无法言说的伤痛,更有信任大堤的无情崩塌和良心整建制式的泯灭沦丧。虽然说,天地间没有一个冬天是不会过去的,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只是很多老人和病人,生命之花恐怕就要凋零在这个寒冬了。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最后一个冬天。

随笔的图片

我们现在交流讨论的是“羊”还是未“羊”,我们思考的是如何退烧还原从前的自己,仿佛“羊”过后,天还是那么蓝,风还是那般温情。就跟我们去年的冬天和前年的春天说“狼来了”一样,我们知之依然甚少,能让我们知道的或许根本就不是真相本身,我们倒像是望不到边际的一群群羊,在冬季的荒原上被驱赶,找不着转场后的草场,也没有人给羊群备好草料,在惊慌失措间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疫情之下,我们最真切的看到了成年人最心酸的一幕幕,可我们感知的仍仅是自己所承受的苦和切肤之痛罢了,我们不知道的深渊与灾难究竟有多深有多难,我们连吃药买药都成了难题,我们头顶上举着的都是公家人,谁能摸着良心告诉我们真相与办法,谁能向我们伸出温暖的手?谁?请你,跟我们讲句实话也行!

2020年仲春时节,我92岁的母亲在我山间居度过42天,这是我自离别家乡外出谋生以来,我们母子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段时光。路障拆除后,母亲要回老家,我们送她回去不到一个月便病逝了。那时疫情紧张,我们克制谢绝了乡亲们的诸多盛情,留下了憾遗。今早看到别人转来的据称是京城一位前副部长之子写的一则微信:我老妈15日被物业上门修暖气的工人感染阳了,并开始发烧39度……17日上午病情急转直下。电话联系120,多次哀求也不予理睬!我和我二哥把母亲送到医院急诊,那场面我惊呆了:人挤人、人挨人,在急诊大厅的地上开始抢救我老妈,人工复苏,还是走了!在急诊大厅的五十多分钟时间里,身边的老年病人三位无一幸免全走了。老人家走了后就推到太平间,我一进太平间差点晕死在门口,里面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横七竖八推放的全是尸体。同为儿子,我母亲疫情之初去世,至少我还精心维护了母亲最后的尊严,乡亲们家家户户送来烟花炮竹,给九岁落户东圩埂做童养媳的我母亲以最后的热闹。

往后,做人儿女者丧母失父之痛依然会在人间不断上演,只是如我母亲一般的最后尊严与热闹,可能都已成了一种奢望。

三年疫情席卷全球,或许上天按下暂停键,想让原本喧嚣的地球获得片刻的宁静,减少些破坏与伤害,也让我们这个浩瀚宇宙间的一颗普通星球有个喘息的机会,给其他生灵一个繁衍生息的缓冲期。去年的冬天,我曾写过一篇题为《蛤蟆也要活下去》的文章,我屋后葫芦塘原本是这一带蛤蟆繁殖地,每到春天池塘里满是一团团的“蝌蚪”,待到仲春后黑压压的从塘里爬上岸往附近山林间去。塘边住了人家后,筑坝建围墙,挡住了蝌蚪们归山林间的路,我曾从自家巷口开辟一条“生路”让这些生灵去山林间,几度被外人破坏,春风再拂池水时,已难看见那一团团小蝌蚪了。

一口池塘的环境尚且如此,人类的贪心与侵占,在这些生灵看来,人类侵占毁坏了地球上其他生灵生存、繁衍生息的空间,何尝不是一种病毒呢?人类的疯狂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借助现代科技,在山川、河流、湖泊、海洋,乃至太空、其他星球上作尽了文章,贪婪地索取天上地下海洋里一切,造成了地球上数不尽的物种、资源不可逆转的毁坏,很多物种与生命亡种绝迹。我们儿时听老人讲“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故事,大象虽然有一定的自愈能力,伤害至极时也只有吞掉贪心者。同样的道理,存于宇宙万万年的地球这个庞大的自愈免疫系统毁坏得太严重了,它一次次的给人类传递过哀求:洪涝、干旱、暴雪、血月等反常的气候;继而警告:海啸、地震、火山爆发,人类的疯狂与欲望依然毫无节制,肆意妄为,毁坏大自然,挤压别的生灵生活空间,乃至灭绝它们。

人在做天在看,上天警示再三,人类对大自然没有敬畏之心,视众生生命如草芥。这场疫情或许是大自然自愈能力的一种恢复,连带人类遭殃,我们要深刻反省人类的恶行了。我们人类登上了月球,可道德却丢在草田埂大爷的三轮车下!

敬畏天地,敬畏自然,敬重科学,敬重众生生命,其实就是在拯救地球,也在拯救我们人类自己。

人类的天灾可能觉得大而无边,眼见我们身边道德伦理的溃烂,信任大堤崩塌,天灾加上人祸,如今的瘟疫让人人过劫,什么时候能够了结,尚是个未知数。我昨天撰文说许多人将“厚德载物”“上善若水”当作装饰面子挂在墙上冒充斯文,这顶多是自个儿的事情,倒也不妨碍他人。现在很多人占据权、利好市口,背负的“物”太重,他们祖上攒的那点德早已载不动他们今生犯下的罪孽,物质太多,德行不足,灾难来消解其罪孽。只是他们的得势与贪婪,权势与资本勾结祸害更多无辜者。不是老天无眼,让无辜者受害!无辜者从此劫难中获得感悟,修正自己,调整方向,放慢脚步,减少欲望,不改变我们原本固有的善良,心存敬畏,把自己变成光照亮同行者脚下的路,把自己变成火,温暖周围渡劫者,给他们信心与力量,自然多福,戾气自消。若只是抱怨诅咒,谩骂苍天不长眼,黄土不公道,穿白长袖衫者罪不可赦,攒下诸多怨气与伤情,疫情过后福气未来,苦难还未消掉,又哪能苦尽甘来呢。

早上听到荷兰好声音冠军57岁的MartinHurkens站在街头深情吟唱《You Raise Me Up》,听得我热泪盈眶,转发给了一些正在牧“羊”的朋友,希望他们从歌声中相信:生活永远在不急不缓的继续,只要心存热爱,一样能温暖人心。也希望我这篇文章能鼓舞正在牧羊的人们,我们爱这个世界,用自己的努力温暖这人世间的众生。我们自己劳碌、恐慌甚至陷入困境,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们生而来到这个人世间是为了继承这些。那么,我们就一起温暖这人间,季节已入三九了,春天不是也不远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