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的关键词是等待

不管愿不愿意,这一年的时光,终究还是浑浑噩噩地过去了。从情绪大起大落的2021年到愈加“躺平”“佛系”的2022,谢小怂终于还是脱了一层皮,很无奈,却也能接受。最近几天,出现在眼前更多的是各种年终总结,好像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收获颇丰,这突然让我觉得,2022年与我而言,是真的寡淡。
可是最近音乐播放器里随机播放常常出现的一首歌,让我有点破防,我越听越觉得,如果在2022年的年末,我要对自己说点什么,那这首歌的歌词,很适合。
这首歌的作词者是我很喜欢的唐恬老师,虽然我也是最近才认识她。演唱者是张杰,我虽然不是他的粉丝,但不得不说,他唱功确实很不错。

“我怕,时光太汹涌,你也走在大风中,于是我,用这首歌相送。”
“此刻,请忘了冲锋,想和英勇的你啊,聊聊脆弱,在无人角落。”
“能不能不追风,能不能敢喊痛,能不能奔跑时和往后退一样从容。”

从小到大,所有的人都在告诉我,要努力,要奋斗,要一往无前,要迎难而上。我想他们或许是对的,所有取得光辉成就的时刻,所有赢得他人掌声的时刻,都能消弭太多一路走过的苦痛。往年,或许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偷懒耍滑的时候,但总体趋势,我自认还是挺往前冲的,即使现在回头看,也从来无悔。
可是今年,我突然觉得,好累好累。我时常躺在床上默默想着,我可不可以就这样停下来。如果生命的脚步无法阻止,那我的心,可不可以不要动了。我可不可以只当一个默默围观其他人幸福和快乐的观众,我可不可以自暴自弃,即使只有一秒钟也好。
龟兔赛跑,兔子本可以赢却输了,大家说是因为它太骄傲轻敌,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它自愿放弃的。兔子跑得快是大家公认的,但是兔子跑多久就会感到累,好像没什么人提过。
没有答案,这一年过去,依然没有人告诉我。我只能继续等待。随笔的图片

“留言,都装进云朵,它是天空的眼眸,旅途的歌,陪着你漂流。”
“能不能爱普通,能不能躲树洞,能不能拥抱自己的懦弱,同样英勇。”

有多久没有一个人拎着箱子到处跑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好像是三年,也好像是三十年。
翻旧照片的时候会心痛,因为会很羡慕许多年前的自己,一个人从北跑到南,从国内跑到国外,好像只要自己命还在,就可以想去哪就去哪。虽然,肆意妄为要付出代价。可再看看如今的自己,困在一个大大的空壳里,也不知道究竟还剩下多少精气神。
旅途中的每一片云,每一朵花,每一颗砂砾都听到过我的喜怒哀乐,它们是最好的倾听者,也是最好的陪伴者。人类的陪伴实在是太渺小了,说实话,我有点嫌弃。
有些话,几乎年年都在听,今年并没有变得格外特别,无所谓多与少,只是我再也懒得回应了,非要回应,我就说顺其自然吧。
是真的没所谓了。
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喜欢什么样的事物,我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打算,我能活到几岁,都无所谓了。再也没有正面硬刚的气力了,也没有应付世间万物的精力了。
我的未来会随着时间走到哪里算哪里,我只要等着就行。

“我只愿你拥有,一首歌的温柔,孤单也不一定不快乐。“
“无论在哪个路口停留,为相遇动心,为当下而活。”
“三两个同进退的朋友,俗世里为一朵花低头。”

我承认,我也有过年少无知对这个世界充满期待的不堪过往,说起来,有点中二但也不失可爱。不知道是不是从今年开始,或许很早就有苗头了,我真的越来越容易满足。
睡一个懒觉,吃一口垃圾食品,听一首旋律动人的歌曲,看一部质量尚可的影视剧,哪怕是发几分钟毫无意义的呆,我都觉得很快乐。我大概肯定是厌烦了热闹,我觉得我此生最好的状态就是一个人与世隔绝般活着。
认不认识新的人,接没接受新的讯息,都不再重要,我只要当下的我快乐。
高兴的时候去街上溜达溜达,不高兴的时候就熬个大夜然后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睡一觉。
人际关系更是简单地离谱,即使迎来送往一批又一批过客,我也不愿再耗费太多的心力去试图“挽留”。我是真的没有归属感了,关于这一点,今年表现的格外强烈。
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三三两两的几个人,足够了。
花开得绚烂,我便俯身赏花。我只需站在原地,等人事变迁。

“留了故事配酒,夜深后我会听你倾诉烟火与寂寞。”
“说你曾在爱里跋涉,滂沱大雨里找方舟。”
“在某个孤岛,等流星降落。”

我有一个小世界,这个小世界里的故事很简单,但我不太愿意跟别人提起,我只喜欢在独处的时候反复品尝这个世界里的甜美。
这个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冰冷很不相同,充满了爱与鲜花。即使很多人都试图说服我,说这个小世界里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我也一直坚定不移的相信它。
因为今年的每一个庸庸碌碌的白天和每一个疼痛难忍的深夜,都是它陪我走过的。
你们问我,孤独吗?
是的,很孤独。
痛苦吗?
不,我很快乐。
因为我真的看到过,看到过那些真诚的,坦荡的,炙热的,爱与自由。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信仰,如果你去问一个基督教徒,他会告诉你,上帝与我们同在。
是的,你的心在哪里,上帝就在哪里。
现实世界里的狂风暴雨也会摧残小世界里的光明,可,即使在黑暗里,也有星星在一闪一闪,它说,顺着星光,就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诺亚方舟。
是的,我找到了。
我来到一片孤岛,孤岛上似乎有很多人,但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我要等的那一个人。

“见证你,以曲折换温柔。”
“拥抱你,很想哭的时候。”
“善良的人都将被庇佑。”
“愿有爱可回眸,有梦可远走,好吗?”

好像每年都有一个难以逾越的鸿沟摆在我面前,它会挑战忍耐的底线,会检验眼泪的纯度,更会撕扯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血肉。这些年,我已经慢慢习惯了,从原来的疼半年到三个月再到一个星期,我都快比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的孙猴子还扛造了。
有很多人都跟我说“你变了”。
是啊,我也知道我变了,不得不变。
无论在别人眼里,我是变得更符合他们的期待了,还是变得越发不可理喻了,我都接受。三十二年了,我终于学会和自己和解了,我也学会和全世界和解了。
因为,那些给我带不来任何快乐的“全世界”,我统统都不在乎了。
我是谢小怂,我现在给“怂”的定义是“从心所欲”,无关学术,拒绝抬杠。
想哭就哭吧,想骂就骂吧,想疯癫就疯癫吧,毕竟人间不值得。
如果还有什么是我心之所系,那就是我要好好保护好我的小世界。
在那片纯粹的星空下,善良和真诚是不会被辜负的,梦想是可以正大光明实现的,所有的爱意都是有回应的。
即使是等待,也是有归期的。

从年初等到年末,从春等到冬再等到春,从31岁等到32岁,从来无悔。
等一个春天,等一只猫,等一个故人,等一个归期,等一个释怀。